读《有感》而有感而荐之

       河南教育报刊社网站上读到一篇文章,是讨论语文学科性质及其相关问题的,其中谈到如何对待占据了一定的话语霸权的人的问题,我觉得说得很好,很中肯。实际上,在我看来,这许多年来,咱们中国一个最大的进步就是,一窝蜂的名人少了,盲目追星的人少了。除了少数还在做着所谓的名人梦自以为自己是谁的人之外,中国文化整体在走向青、中年,越来越成熟。所以。我说这是一个英雄失落的时代,尽管我们呼唤真的英雄。每每看到诸如“天使”便是天鹅的什么和名人就是著名的雷人的别解,我总觉得其中还是有一些值得推敲、不必一棍子打死的东西。读而有感,推荐给大家。


读《何必怕提“工具性》有感


严华银老师是我敬重的名师之一,我在《中学语文教学》杂志上多次看到他的大名,早读过他的《关于“统一”问题的现实思考》《当代语文课堂的“现代病”分析及诊治》,觉得切中肯綮,深为折服。今天又读了他的新作《何必怕提“工具性》,觉得严老师真不愧为一代名师,不魅俗,敢于反潮流,大胆喊出:喊“人文”时髦,言“工具”不落伍。真令我佩服无比。


佩服之余我不禁感慨万端:“泛人文化”现象并非今日才有,想喊“工具性”不落伍的人,也并非只有严老师一人。为什么众多语文教师漠然视之,等严老师说出来了,我们才吐了一口气,口中喃喃曰:“我早有此意”。是缺乏像严老师一样的智慧还是缺乏他那样的勇气?是不是也像文中那位女老师那样怕被某某名人笑死?怕笑我们out了吗?当然我说这些话的意思,并不想抹杀严老师的学术成果,更无意于炫耀自己先知先觉。只是想通过这个现象,来说明一个问题——我们一线语文教师习惯于被名家牵着鼻子走。名家说人文性时髦,多年来语文成绩不高的原因,就是没有提人文性,于是讲课、写教案、写论文甚至年末岁尾写总结,也不忘提人文性。今天严老师又是一个名家,说工具性不落伍,我们是不是也增加了几份胆量,再和语文同仁谈论时,也敢说工具性了,是否说时还要引用严老师的名言呢?我看大可不必。


向名师学习,可以学习的东西很多:比如敬业精神、治学方法、教学理念等等。我认为最值得学习的是怀疑精神。怀疑精神是治学态度,也是治学方法,还是治学动力。对于一个语文老师来说,没有怀疑精神,就不会细读文本,只会唯教参是从;没有怀疑精神,就不会发现日常教学之不足,就不会很好地写教学反思;没有怀疑精神,就没有治学的强劲动力。怀疑精神在名师身上体现为不人云亦云,有自己的理念和操守。在1997年那场来势汹汹的大讨论中,在对工具性一片骂声中,有不少名家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我记忆最深刻就是顾德希先生,撰文指出语文成绩滑坡不能归罪于工具性。钱梦龙先生始终坚持“训练是主线”的说法从未动摇。这需要智慧,更需要勇气。


怀疑精神在名师身上还体现为冷静观察,独立思考。比如严老师在文中所说的那位女教师,“言称是要‘向我学习’。交流中也一再把‘人文性’着重地送进我的耳朵,似乎要特别强调什么”,严老师没有被“向我学习”的奉承语所迷惑,却观察出她不断提“人文性”,然后有了三问。通过这三问,我看出了严老师对普通老师的尊重和理解,他并没有因为对方和自己的观点不一样,而摆出一付专家面孔,直接批评那位女老师。而是循循善诱,通过三问来找问题的症结。通过三问发现了存在于教学一线的普遍问题。严老师没有留心观察,细心倾听,就发现不了问题。如果发现了问题,不独立思考,想不到这个问题的普遍性,就不会有这篇文章的出现。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宁鸿彬老师的三不迷信:不迷信古人,不迷信名家,不迷信老师。宁鸿彬老师在全国各地授课,反复提这三不迷信,鼓励学生独立思考。可是也许他没有想到,尽管宁老师反复倡导,走到哪里讲到哪里,可是他的同行们包括我在内至今并没有走出三个迷信的怪圈。生活中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严老师文中也有两个“迷徒”:那位女老师之所以不敢提工具性,怕被某某名师笑话死,这是迷信名家的例子;惊闻有人认真论证说叶圣陶先生并没有提出过语文工具性的观点,这也是迷信名家的例子。或者说迷信古人的例子。叶圣陶先生去世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的语文教育发展,就不能超出叶老的估计?难道叶老说过语文工具性的特点,人文性就错吗?论证叶圣陶先生是否提出语文工具性的观点本身,就是拉大旗作虎皮,就是心虚的表现或者说是迷信名家的表现。


其实迷信名家的人又何止严老师文中提到的两位呢?你我他,谁不是名家的粉丝呢。我承认我是严老师的“粉丝”,但我决不认为他文中的观点都正确;假如你是倡导人文性名师的粉丝,也不要以为人文性就那么完美,看看严老师的文章又有何妨?


有时我想:无论工具性也好,人文性也罢,情感派的于漪也好,导读派的钱梦龙也罢,有一点是肯定的,让他们教我们的学生肯定比我们教得好。同样的道理,假如时光能倒退的话,让工具性的坚守者钱梦龙和人文性的首倡者韩军PK的话,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我想说,无论哪位名家,坚持什么主张,他们之所以成功,在于他们多年积累打下的语文扎实功底和高超的教学智慧,不是“主张”的成功,而是“积累”的成功,如果我们学习名师,只学他们的“主张”不学他们的“积累”那就有点儿舍本逐末了。


最后,我想借用钱梦龙先生一篇文章的题目作为结束语:语文教学,何必谈“性”


 

《读《有感》而有感而荐之》有2个想法

  1. 想不到在严老师的博客里看到了我的文章,惭愧!其实这篇文章在中华语文网上也有。以后多向严老师学习。

  2. 真的很好,需要的是公平对等的就某些问题的交流,打遍天下五敌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我们共同研究和讨论,中国语文才有可能走出困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