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师的“人文”素养很重要

前几天,在某省教育报读到一篇文章,是一位语文同仁写的,对中学里学生称谓老师方式的变化表示不解并进行了比较有理据的分析。文章说的不错:不少中学里学生对语文老师不称“某(姓氏)”老师,也不言“某(名)”老师,专称“语文老师”。也就是说,如果这个方式蔚成风气,咱偌大中国的所有的语文老师就一个称谓了。这当然是一大奇观。这位老师所言与为几年前在苏南某市一所重点高中所见的情况相类。当时 我们中心受该校委托,协助他们做一个以“专业引领”为重点的校本研修活动,现场请几门学科的特级教师上课或评课。为全程参与了语文学科的活动。语文学科是请一位外地特级教师与本校老师同教一篇课文,我们都称之为“同课异构”了。实际这个提法也是人云亦云,同课显见,“异构”实在常常是很难说的了。此话按下。只说当我走进现场,同学们也开始纷纷进班入座,我身边坐着四位女同学。我就问,这节课上课老师是谁呀?是不是你们的老师啊?学生说,是呀。我说,他姓什么?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说得出来。我就说,老师教你们多长时间了?他们说两个多月吧。我一想是的。高一新生,第一学期期中考试刚过。但是这么长时间,哪有连主要学科而且是母语学科的姓氏都说不出来的呢?我就问,这个老师的教学怎么样?你们满意吗?她们说,还行嘛!那你们怎么连老师的姓名都说不出来呢?同学们表现得十分尴尬。这件事让我很是惆怅,那一节课也没有听得很明白,当然一心不能两用,这件事也没能想明白。


这位老师的这篇文章引发我许多的思考。该老师文章中对学生称谓老师的方式基本持有的是批判和否定态度,道理讲得也是清楚和成立的,但是他更多的从是从学生尊敬老师这一面去说的,尽管合理但还是略显绝对和片面。因为任何涉及双方——对立或者合作的双方的问题的发生都必须从双方去寻找原因,进而寻觅诊治的良方。


我个人的理解,此一矛盾的主要方面可能是在我们教育者和教育的一方。涉及到语文学科教育那就是语文教育和语文教师的问题,应该是不容回避的主要方面。语文老师在语文教育教学的过程中语文水准、语文素养的高低,对母语以及母语教育的热爱程度,在应试背景下,尊重教学规律、关爱学生的程度,与学生交流交往的艺术、真诚、信用的“等级”等方面,在这一问题上,都有着相当的影响,有时可能是十分重要的影响。这是我们语文人都不能不慎的。


该文的作者说,好在中学没有动物学科,假如有,岂不是要出现“动物老师”的称谓,实际上,“动物”学科过去就有,如今的“生物”不就包括了“动物”,“生物老师”的称谓哪里就比“动物老师”好到哪里去!关键是,我们所有的老师尤其是语文老师如何多一些人文关怀,多一些师德影响,多一些人格魅力的辐射!如此,我们的教育包括我们的老师方才可以总是远离“动物”!这当然主要指的是精神!

《语文教师的“人文”素养很重要》有6个想法

  1. 我完全认同,缺乏人文素养的“人”不配教书,更不配教语文。可是理想与事实有时候很尴尬。对于“语文老师”、“生物老师”这个称谓流行,我觉得不完全是教师个体的原因,可能还涉及到时代文化的因素,“我”和“我们”本来是性质不同的两个词,可是我们好像不在乎二者的区别,“我”在人群中常常作为隐性存在!

  2. 严老师,对不起了。
    以下评价可能会让您不高兴,但是相信您是有涵养的,不会计较,否则,您会很累。

    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很可怜,也很无聊吗?你在《也说语文是什么》一文中强烈反对语文的人文功能,说那是思想品德的园地,然后又在本文中大叫“语文教师的人文素养很重要”,你不觉得你自己多搞笑吗?既然极力地反对语文教育的人文功能,那么语文教师就应该是一群没有人味的狼。否则,上课时一张嘴,人文的味道就出来了。前年,你在盐城市举办的一次省级语文活动课上大肆批评上课的老师,残酷地说一位老师一堂课提出的几十个问题中,没有一个有用的。那时候你真的表现出了没有“人文”的教育味,也终于让在场的老师明白,为什么你那么强烈地反对语文的人文功能了。
    老师,不能为了标新立异就否定事实。每个教师都必须实事求是,老老实实地做学问,像余映潮老师、窦桂梅老师等,这样才能够赢得他人的尊重。

  3. 严老师你的文题是《语文教师的“人文”素养很重要》,是的,很对。可是为什么重要?我怎么没能从文章中看到呀。这也叫文章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