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祖国“花朵”的生命

      上午在办公室刚坐下,接到忘年朋友也是著名学者成先生电话,要我就校园安全问题发表一点意见,为中国教育报完成一篇特稿。“五一”3天,与镇江的几位好友自驾去了安徽的天柱山和繁昌的马仁奇峰,3日晚赶回南京,疲劳还未曾恢复;而对于校园安全,尽管有感受和体会,但未做过认真思考。实在不敢贸然接单和下手。但是,前辈之命难违,只得勉为其难,查看相关资料,苦思冥想,便有了下面这篇小稿。


连续突发几起校园恶性案件,多名学生被害,加之不久前深圳等地的校园绑架案,再加之今年玉树地震和前年汶川地震中由于校舍倒塌而导致的许多学生和教师蒙难,在引发国人无比震惊和痛心的同时,也将近许多年来大家耳熟能详的话题——校园安全问题,鲜明而强烈地推近到我们的眼前。这几天,从上至下,几乎是全社会都被紧急动员:首先是全国综治维稳工作电视电话会议“高调”召开,接着是各地教育行政部门闻风而动,“五一”期间,几乎全国所有中小学校长都接到指令,迅速行动起来,落实维护校园安全这项“重大政治任务”(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在综治维稳会议上的讲话)。一场保卫学生生命、保卫校园安全的风暴已然卷起。校园安全牵涉到千家万户的安乐,更关乎中华民族的未来,当然是最敏感而重大的问题,在突发事件如此集聚的当下,以“重大的政治问题”视之,恰恰表现出中央政府对人民的生命尊重和负责的精神;我们也可以预计到这样的重视之后产生的效果。


中央高层在每一突发事件发生之后的高度“重视”紧急“动员”并雷厉风行的“任务落实”,这些当然都十分必要。但是,笔者想到的是另外一层:同样性质的事件和问题的“政治性”上纲,“军令式”动员,“闪电式”落实,已经不是一次,但当风暴刮过,时过境迁,“街市依旧太平”。于是,往事还没有如烟,事故又重新上演。而这一回,面对如此频发的重大血案、如许众多的青春亡灵,我们又能不能从中获得真正深刻的教训,比较彻底地解决校园安全的问题呢?


我以为,与其他社会公共事件的发生和处理一样,校园安全问题实际是一个技术问题,或者说首先是一个技术问题。假如从技术上落实和执行到位,就不必也没有机会“高抬”至“政治”的高度。从此而言,趁着这样一股“风暴”,现阶段社会各界特别是教育本身应该着力在下列问题的解决方面做文章,做大文章,做好文章。


硬化设施和设备。校园安全相比于社会安全、社会稳定,应该更多可控因素。比如校舍安全,只要重视基础的投入,建筑起能够预防强震的教室,像很多国家做到的那样——让校园成为市民地震时的避难所,这件事在当下“不差钱”的中国,基本不是最难的事。但是两次强震过去,各地政府对校舍安全的检查也已启动,但就笔者所知,很多地方明明发现和知道许许多多“隐患”甚至是“明患”,但改变和改造却依然未曾列入议事日程和计划,很多校长依然为学生生命安全提心吊胆。比如人身伤害问题,也有投入问题。先进监控设备的安装,校园内高规格安保人员和心理咨询专业人士的配备,这些都需要教育和政府倾全力来筹划和落实。


强化意识和制度。周永康强调“各级党委政府要承担起第一责任,党政一把手亲自抓,分管领导要具体抓、深入抓”,已经说得够细、够明白,跟进的必然是各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和校长们,在风暴当口的短时内行动起来不必怀疑。问题是,中央高层如此强硬的指令能否一鼓作气真的让党政引领下的全社会真正建立起一种关于校园安全的共识?我的检验方式一是看投入,看关于校舍和校园安全设施设备的资金是否真的足额、快速地投入到位,并且立即进入实质性的运作阶段。二是看制度建设。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在此背景下是否能够迅速构建符合各地校园安全管理特点、具有可操作性的制度、规章甚至是法律。特别是学校,那些张挂在墙壁上的管理规章如何做到具体、可执行,如何分解、细化到所有的管理者?


细化责任和追究。制度的到位落实,关键是看责任及其追究。国防大学政委有一句名言:“成功有一百个父亲,而失败是一个孤儿。”就已接二连三的校园血案来看,谁来或者说谁愿意、谁应该来为它“买单”?这当然不是本文讨论的内容,但是我要说的是,假如当初有了这样的职分和明令,也许这样的事件就不会发生或者很少可能发生了。在校园安全问题上一旦做到“事事有人做,人人负责任”,并且辅之以严格的责任追究机制,赏罚界限明晰、标准清楚,这必可使坚决有效的执行一以贯之,必可将校园安全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将校园灾难性事件降至于无。


优化教育和教学。学校除了做好校舍建设、硬件设施设备的安装、安保人员的配备及培训之外,还有一个课程建设、安全教育的问题。培养学生的生活、生存能力和适应社会的能力,本应是学校教育的应有之义,但由于应试的扭曲,很多时候这些内容被淡化、弱化了。恢复安全教育特别是自我保护能力的培养,且强化相关的训练,是确保校园安全的需要,更是学生学习能力和综合素质提升的需要,也是完整的学校教育必不可少的课程。而这类课程的实施不在于完整的知识体系和完美的教学艺术,关键是实在、顶用,比如危急时刻——地震或者火灾等如何逃生,如何求救,如何应对绑架和盗贼,这些都可以通过模拟、观摩、演练等方式方法加以训练学习。从这一意义而言,汶川地震中那一位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将学生转移到安全地带的校长无疑是一位英雄!


当然,还有很多十分具体的问题需要跟进解决,比如安保人员的培训、警察力量为学校和学生提供应该的服务、学生自身安全设备的携带、家长与学校的合作监护、国外先进校园安全理念和经验的借鉴等,都应该借助本次“校园安全风暴”有效推进。


中国已经进入社会矛盾的积聚期和高发期,出现如校园安全方面的问题有时也许难以避免。问题是,我们究竟如何来解决它?假如我们还是沿袭常规政治任务的完成方式和程序,或者不断地开会、发文,或者不断地评比、总结、发奖、挂牌,满足于运动式的推进,满足于上报几份“平安家信”式的文书,那类似的却又变换了形式的事故或者故事,依然有可能在某一个早晨或者黄昏,在我们歌舞升平或者总结表彰的鞭炮声或者鼓掌声中,在我们经意或者不经意的时刻,如同魔鬼般翩跹而至。这样的“轮回”,我们当然谁也不愿意看到!


现在最需要的,是切实、迅速而有效的行动!


 

《为了祖国“花朵”的生命》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