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语文的困境和出路(之八)

第五、就语文课堂而言,以厘清课堂效益和美感的关系为突破口,重构语文课堂新概念。


这几年,对于语文教学效率效益问题的研究相当深入极致,而实践中对于知能训练的强化则似乎走火入魔,走向了反面。学生之不喜欢语文与此很有关系。现在看来,我们需要从美感的维度研究语文课堂,需要通过培养学生语文审美力来改善课堂,提升教学品位。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特别提出,改进美育教学,提高学生审美素养。语文课程丰厚的美学内蕴为学生审美力的培养提供了极佳的资源。而语文课堂恰恰应该顺势而为,借助这一契机实现由片面追求效益转向有效与审美并进。我以为,就课堂而言,应该在保障效益的同时,充分挖掘和呈现语文知识之美,语文学习过程、方法之美,语文活动内容、形式之美,以及活动过程中语文老师和同学们的语言、姿态、人性、人文之美。这样的课堂不仅有用,而且“好看”,富于欣赏性。这种审美追求,既是语文课程的“应有之义”,又大大改善了语文机械训练唯分数是从的僵硬和死板,愉悦了学生身心,激发了学习兴趣,这又反过来更加促进了课堂效率的提升;尤为重要的是,更加提升了课堂的境界、教学者的境界和语文的境界


 


有语文老师“危言”,中国语文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虽不免夸张,但我以为是难得的醒世警语。高分时代的“光临”,诚然可以部分缓解“险情”,但危情之消除则需要全体语文人上下戮力,竭忠尽智,共破这中国基础教育的“哥德巴赫猜想”。某些宏观和中观层面的问题的解决,需要假以时日,需要等待机遇,甚至盼望“有圣人出”;而当下最为紧要和迫切需要的是,一线老师用自身执着的阅读影响学生的阅读;以自己科学的“教”带动学生真正自主的“学”,以自己的优秀的审美熏染学生的情操和素养。由此,语文人的形象决定语文的形象,语文人的高度决定语文的高度。由此我们才能够匹配于语文的“高分”阶段,才会迎来语文教育发展的“高级”、“高端”和“高值”时代。


注释


《大学一解》,原载《清华学报》第十三卷第一期〈19414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