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常态:你怎么学,就怎么教

回归常态:你怎么学,就怎么教

——人教社小语特级教师高端论坛听课有感

人教社小语编辑室与相关机构合作,在广州举行教材培训和教学问题的高端论坛,其中有课堂观摩的环节,他们别出心裁,邀请我作为中学教师的代表参加并对两节名师的示范课作点评。虽同属于语文一科,高中与小学还是有着许多的差异,所以不敢造次,然坚拒而不得,转而想,小学语文名师多,也是难得的学习机会。而且,这几年的工作中,与小学老师和校长交流不少,对小学语文教学的现状有所了解,确实也发现省内乃至国内语文教学繁荣背后的很多问题——比如,“大师”多,偶像多,跟风、赶潮、造势的多,真话、实话似乎要少一些,正需要有如此的平台做一点区域的比较,可能更易于获得完整而客观的认识和评价。

从这一意义而言,以下的文字可能是从两位名师的课堂出发,但言说的更多的不是两节课的话题和问题,而是借题发挥,实际所涉均是与中小学语文教学息息相关的一些理念、思想和策略方法问题。

还是得说说两节课。

虞大明和汪玥老师师徒组合,到广州献课,为教材的建设出力,这本身是非常值得奖掖的壮举,而且还愿意以此作为靶子,任意由人评说,如同古人所言“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又是义举了。所以我首先得向他们表达最为由衷的感谢和尊崇。

两位老师给我的总体感觉,应该是平时教学和公开教学的高手。

在他们的身上,充溢着优秀语文教师特有的教育激情和襟怀、亲切与平和的教师个性和品质;从课堂的处理看,他们不愧为师徒,一样的大气与沉稳,一样的掌控和舒徐有度,几乎还是一样的语言干净,富于穿透力和感染力;更为绝妙的是,他们的幽默诙谐都能一样的适度得体有分寸。假如要说两者的差异,可能师傅虞毕竟年长,要稍稍知性和内敛一点,徒弟似感性和张扬一点。

他们教学的是著名作家冯骥才的《刷子李》及其作品集《俗世奇人》。两节课的处理也是师徒共同合作规划的“组合”:分则可以独立,合则又是一个整体。点和面,课内和课外,处理和把控得和谐圆融,浑然一体。

有整体,从人物形象的认识理解到欣赏,从具体的分析到有机的综合,印象全面而完整;

还有教学落点的“下沉”,与一般的小学语文课堂有别,两位老师都能够沉入文本,深入词句和语段的内部,比如某些描写的关键句、句段,句段中写法问题。真正地下力气地研读,分析,概括,总体看是到位的。

但问题也是很明显的。

第一节虞老师的课前后比照着看,后面部分有点“软”,有逐渐“泄气”的趋势;

第二节汪老师的课总体有点“闷”,学生没有能够很舒展,很放开,虽说不乏热闹之处,但奔放且有内蕴之点难觅。

要说这些问题的因由,我个人觉得,与设计者高大上的教学追求有一定关系。两节课的教学重点,确定为小说的情节理解和学习。第二节课还涉及到天津味儿的语言问题。情节问题是小说或者说多数文学的要素,但这一要素,是不是应该在小学中年级就该学习掌握,值得商量。识字,读书,文本的理解、欣赏可能应是小学语文教学的主要问题,情节的学习和掌握,至少要到初中甚至高中,小学高年级,了解一点情节可以,作为重点来教,而且贯穿课堂的始终,“软”和“闷”应属正常。

两节课,倒让我联想多多,借题发挥,想就小学语文教学说一些想法和建议。这些想法和建议,有些与这两节课有关,更多的是无甚关联。希望两位老师大度,万万不要对号入座。

第一、要认真关注每一课教学学生的“所得”。

看很多语文课,场面大,气氛活,学生情绪亢奋。常常好评如潮,以为是调动了学生,激活了思维,焉有不好之理?关键也就在这里。看小品,听相声,读小说,做游戏,不也如此,你能说那是语文教学?问题就在于就“语文”而言,有没有什么收获。如果徒然是一种较为低级庸俗的搞笑逗弄,让孩子有一些甚至很多“情绪”的波动,并没有感情和思维的深度变化,没有什么语文知识、技能、方法和习惯类的东西植入心田,这样的课越加热闹,便越加虚空,对于孩子的学习只有伤害,没有半点好处,如果由此渐渐滋长起“忽悠”的学习习惯,那就更是罪大恶极了。

真正有收获的语文课,需要选文有难度,知识有深度并且有体系,现在的语文教材一般还未达到这样的层次。但至少老师教学中,可以精致设计和有机处理,该讲的知识要讲,该练的能力要练,该给学生的时空要给,是不是可以重提“精讲精练,多给多放”。学生阅读、思索时,老师的干预,“小组”的骚扰能否尽量减少一些当我们批评如今的网络时代阅读和思维堕入“碎片化”的时候,殊不知,我们的课堂里,我们老师的“积极主动”,重创了学生的“独立自主”,“碎片化”几乎成了课堂教学的常态。某些名师的课尤然。

因为没有孩子的自主,课堂里几乎也很难看到学生深度思索的环节。有人要问,你如何看出学生思维的深度?我说,很简单,只要看看一节课上,有多少孩子会出错?有多少老师在课堂中能有机地自然地极有智慧地引导和点拨孩子,让他们通过自身的努力或者同伴的辅助,纠错拨乱,走向正确的呢?

“碎”和“浅”是义务教育阶段语文教学的两大顽疾,亟待矫治。

 

第二、课堂中的语文教学与常人常态的语文学习可以更加“接近”。

有人说,现在的语文教学,弄得越来越玄乎,离常人的学语文似乎越来越远。语文老师把设定好的一切带入课堂,用并不高明的“诱惑”方式,请君入瓮,接受早已定下的“结论”。通篇都在“诱惑”,偏偏有人还大言不惭什么学生“自主”。

最为典型的是那些一厢情愿的成人视角的高大上的分析,某些几乎毫无含金量的所谓“小组学习”,大量的多媒体拼接的光怪陆离的声光电,学生被炫得头晕脑胀,连自己都找不着,还谈什么独立思考?

阅读教学,不就是在识字之外教会孩子自己读懂课文,学会欣赏,有一点审美吗?写作教学,不就是学会说话,会好好说话,说真正的心里话吗?

围绕语言做文章,理解、欣赏、表达需要那么多花哨吗?

所以,面对那么多为展示教者水平和才华而表演的课堂,我总在想,学生的获得几乎是课堂的唯一追求,我们只要想想自己从小到今天是怎么学习语文的,自己最喜欢什么样的教学方式,可能就可以明白了语文教学问题的一半。

所以,假如我来教学《刷子李》一文,我的教学环节可能就非常简单:1、整体把握:研讨刷子李为什么以这一外号著名?2、重点分析:文章从哪些方面表现他的技艺的高超的?(提示语言、细节、想象等角度)3、深度关注:重点品读文章第五段,感受、体味、分析其表达之美,直至会背诵。4、拓展、质疑、讨论:了解冯骥才和《俗世奇人》,探讨作家写作意图,对文章和相关分析提出质疑。

这样是不是就是一般人阅读最要解决的基本问题呢?一般人阅读是不是就这样的路线呢?自己读,自己悟,有先知先觉如老师者在边上偶尔提醒和点拨,遭遇困难问题时加以指导和纠正,大概就可以了。

好多孩子上了那么多语文课,就是不会自己阅读;上了那么多写作课,就是不会自己说话作文。结果许多孩子说,就是不会学语文。还有更为要命的,一些区域的调研报告显示,现在的小学生,进了初中,就语文知能而言,居然如九斤老太所言一届不如一届。若果如此,这是需要我们好好反躬自省的。

 

第三、语文教学应该引领孩子在语文知识、能力和素养之外,学习和养成良好的思想、思维的方法和习惯。

语言和思维应该是表里合一的的关系,学习和训练语言能力实际就是提升思维水准和品质。但“浅”“碎”的阅读和教学只会损毁孩子的思维。必须建立“自主”“整体”“深度”的阅读观。而且必须在老师的示范作用下,逐渐滋生和养成质疑、批判的思维品质。

蒙台梭利说:阅读和教育给孩子的不是相信,而是要教给他们考虑和权衡。

求异和质疑,是孩子思维力高低的评判标准,批判思维永远是学生发展的重点。语文教材是语文教学之所本,根据和基础,我们必须尊重,必须维护其尊严和地位;但教材不是圣经,可以质疑,可以批评甚或批判。语文老师需要尊严,可以有权威,但也不是真理的化身,可以质疑,可以讨论。今天的课堂里,那么多可以多元解读的文本,我们的教学中,我们的纯洁无暇、纤尘不染的如“皇帝的新装”中的孩子们居然整齐划一地顺着老师的话语和观点一无阻挡地“求同”,想想有多么恐怖!

一节热闹非凡恍如集市嘈杂的课,通篇听不到一点质疑,一点异议,全都与老师的观点和教科书、教参保持“高度一致”,这样教出来的学生会是怎样的人呢?

第四、语文老师要找回自我,重树“实践自信”。

与中学语文尤其是高中语文界迥异,如今,小学的语文圈子里,大师满天飞,模式跟风行,成为中国语文教育一大奇观,也可能是中国教育的一大奇葩。与一些语文老师交流,发现好多人几乎都有心中的偶像,对偶像,言听计从,而且生怕自己少有不慎,观点、操作和相关理解与大师和偶像有不同,相忤逆。在一个培训现场,一位年届不惑的女教师对我说,很担心自己有些地方理解不准,操作不当,若给某大师知道了,会笑死的。语文老师失落自信如此,真实莫名的悲哀!

所以如此,原因不外乎两个方面。一是“大师”的制造。将一节课磨得滴水不漏,然后到处“传布”,加上少量所谓专家的“有价”捧场,和可以营构的低俗媒体的“有价”炒作,巫婆神汉般的“大师”诞生,至于怎样装神弄鬼,则又有各自的巧妙不同。江苏南京鼓楼区曾经邀请京城某女名师现场表演,课到关键处,该名师为了展现自己启发点拨的“神奇”,竟然在手掌心清晰写出此一问题的答案,借递话筒给学生之机,直送学生答案,引起大哗和公愤。二是拜服大师者的“愚昧”。一些人不读书,不思考,缺理念,缺策略,自然也就缺自信。大师的名头和大师也的确具有的那两把刷子,便轻易可以征服他们。

改变的办法,无他,武装自己的头脑,重树自信,是根本;打破神话,揭露阴谋,拒绝操弄,纯洁语文的天地,回归教育的本源,跟着感觉——自己的感觉走,而不是跟着大师走。

专家意见、师傅观点、他人模式、哪怕再好的做法,也只是我的参考。

走到这一步,很不易,需要正本清源,需要打破很搞笑的话语“垄断”,需要每一位语文人安宁冷静理性的思索。

第五、语文老师自身的语文素养提升比什么都重要。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现在看来,上述很多问题之产生,都与语文老师自身的语文素养、精神底子有关系。自信之少有,他信之十足,还是因为自己的浅薄和空虚。无所根基,无所用心,才会有追星一族的成批涌现。

一个有深厚阅读功底和欣赏水平的老师,他来解读“刷子李”,解读“俗世奇人”,他可能就会不仅关注故事、人物本身的意义,而且会深究文本背后的价值。当稍稍了解了冯骥才不仅文学,而且传统文化传承和保护方面的贡献,便会发现他对于民间传统手艺、工艺的拜服和敬畏,对于传统文化中优秀因子的挖掘和捍卫。教学中适度提醒和点拨,有助于孩子阅读理解的深入,有助于阅读兴趣的激发。而这需要阅读的大量积淀,需要厚实的功底奠基。

比如对于词句段的理解欣赏,比较推敲,也都必须以教学者自身的表达能力、语言感悟力、审美力作为前提,没有这样的写作表达的基础,课堂中怎么做,都不到位,都显得别扭。不着边际,不得要领,这是几乎大量课堂中的常态。这样的教学指望孩子有所获得,得其所哉,未免是奢望奢求。

去空洞说教,去花里胡哨,去表演逞能,实实在在地教语文,教实实在在的语文,语文学习才能回归真正的实实在在的大地。

为了纯洁母语教育,我们共同努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