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读中国》丛书前言

《走读中国》是首都师大出版社邀约我组织全国一批优秀的语文特级教师编写的一套丛书,即将面世。这是我为该书所写的前言。


《走读中国》丛书


   


 


古人云:“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这是在强调经历、观察和阅读在一个人的成长发展过程中的作用和价值意义。坐读好书,在一般人都不是什么难事;但行走万里,却不是常人可以随便实现。如今的我们,总是抱怨现实的文学虚空,孩子的作文造假,但我们却很少深思其根源和改进的路数。就孩子们而言,如今的中国教育,已经让他们除了教科书,就几乎没什么机会去阅读他所喜爱的读物;除了学校,就很少可能远足异地,涉猎祖国乃至世界的山水风物。而这些,恰恰是杰出人才成长和发展所不可或缺的滋补和营养。


当然,即使教育现状有可能改观,一般家庭也仍然很难有条件让孩子巡游中外,饱览山河;但我们可以借助网络、通过书籍来间接实现这样的理想,做到尺幅千里,以读代行,读行一体,实现古人所追求的的“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


书籍,尤其是优良的书籍,为你打开的不仅仅是了解世界的窗户,而且是铺设了一条走向世界的通衢。


在这条走向世界的通衢上,怎样内容的读物才最有利于孩子和读者呢?我们在观察了大量成功阅读的典型,在大量的走访、调研、分析之后,发现,真正能够深深打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灵、渗入我们每一个生命的血液,影响一个人的现实、未来乃至一生的,还是那些紧密相关于我们的生活、自然、历史、文化,我们身边的人事的优秀的文学。


 比如“山”、“水”,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山水名文,是任何一个人一生中几乎须臾离开不得的。它教给你沉稳,衍生你智慧,它让你从容淡定又给你水灵和活气,它们几乎总是在不断地影响着所有读书人的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几乎可以这样说,山水,山水的文学,文学中的山水,是中华世界也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最宝贵的财富。


又何止是山水呢?还有传统的节日,宏伟的建筑;还有历史悠久的校园,精神传世的英雄……借助汉语言的美妙神奇,作家们妙笔生花,锦上添花,将它们转而为充满生命活力、鲜艳闪亮的文学,于是,她们及其文学便一起成为中华民族最优秀的文化圣餐。


圣餐之“圣”,真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述,因为文字在富于灵性的她们面前总是苍白的,而笔者(也是编者)的文字在优秀的文学面前更加苍白。于是,本书用非常直白的方式,按照中国著名自然人文景观的分布和分类,从浩瀚的今古作品的海洋中,爬梳剔抉,筛选出这样一批经典的作品,力争通过他们反映中国文化特别是文学的概貌。我们择取作品的原则是,景(物、人)是名景(物、人),文是名文,文与景珠联璧合,于是谓之名景名文。这所取之景(物、人)当然在本土,这所选之文当然是国文;你可以居家坐而读之,自得其乐,权当是日行万里;你也可以行而读之,边阅读边比照欣赏,那自是豪华的体验之旅。于是,我把这套书定名为《走读中国》。


那么,面对如此精美经典的文字和其所代表的中华文化,我们又如何“走读”呢?


感受和体会。解读名景名文的关键在反复地读,仔细的品。这些经典的篇章,你只有反复地阅读乃至背诵,才能逐渐揣摩其语言之美,领悟作家借物抒情言志明理的绝妙和精彩。也许快餐文化泛滥的时代拒斥这样的“慢节奏”,但青少年时代如此“慢节奏”的阅读恰可以为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打下坚实的文化和人文的底子,而这恰恰是你未来快速起飞和腾跃的基础工程。


想象和回味。阅读名景名文特别需要想象,诗文写作的背景——时代变幻的风生水起,作家命运的山水跌宕;诗文产生的情境——春雨潇潇或是秋水长天,清明时节或是月圆中秋,长亭送别或是小舟远逝;诗文写作的过程——一气呵成的斩截,字字斟酌的甘苦;诗文产生的影响——“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或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当这些丰富的内容一起涌现在我们面前,那是多么宏阔立体的画,那是多么浪漫悠远的诗。如此腾飞想象和回味的过程实际已是读者基于此一名景名文再创作的过程,这是阅读,这是欣赏,这更是一种升华和创造。


体验和顿悟。也许你所阅读的名文所描述的山水就在你身边,也许你有机会直接走进名人笔下的校园、楼阁或是名人的书屋,你完全可以沿着作家的足迹,寻觅当年的故事;当然,也许这些都过“奢侈”,但你不必着急,因为,你有的是时间,冥冥之中,机会在等待你这个早有准备并一直时刻准备着的人,终有一天,你会与你在名景名文中晤面又一直令你朝思暮想着的那一位“神交”萍水相逢。总之,无论是当下的“相约”造访,还是未来的不期而遇,当此情此境,或者是彼时彼地,你一定会热泪盈眶或者感慨万千。情感的共鸣和物理的相通让景文合一、人我合一、今古合一;于是,你的理解定然会从“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的模糊、混沌,升华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超越和通脱。这是自然的力量,也是文学的力量,这更是中华文化的力量。


山水风物,滋养你才情和智慧;名家名文,滋生你智慧和文化;而阅读、欣赏、品味和体验它们,则可以让你充分享受美妙无比、丰富多彩的人生!


 


 


 


 


 


 


丛书总主编 严华银


(研究员,语文特级教师,江苏省教师培训中心常务副主任、江苏省教师资格认定指导中心主任,兼任江苏省课堂教学研究中心主任)


201196日北京翠园


 


 


 

《名句名篇200》序

这是即将出版的中小学生课外读本的序言,表明我对中小学语文教学的一种认识、态度和观点。丛书由云南教育出版社出版,选文由我独立确定,实在也是我个人对于古诗文阅读学习的体会的一种特殊的表达。


读书的重要,可以说没有谁不知道,但要是有人深究一步,问读什么样的书最重要最有用,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说得那么清楚、肯定的。最近几年,因为工作的便利,接触许多年轻的家长,其中不乏高级知识分子家长,被他们问得最多的话题还就是——


我们的孩子究竟应该读什么样的书?


问得多了,便开始留心观察和比较,便常常回顾和反思,然后梳理、分析,再然后归纳和总结,我的结论是,就中国文化范畴,最重要、最有用的书,能够对人产生一辈子影响的书,应该是经典作品,尤其是古代经典,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名句、名诗和名文。


只要稍稍留心当今我国政治家们的讲话和著作,远的如孙中山、毛泽东,近的如江泽民、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等,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在不同的场合里,包括在重大的对外交往活动,或一般交流、书面讲话,都十分喜欢信手拈来我国古代名诗名文中的名句恰如其分地抒发情感,表达思想。你会发现,一方面,它使表达更为精练、深刻而且鲜活、生动,充分展示了说话人的学养根基、文化内涵;另一方面也展示和宣传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和丰富多彩。


经常遇上早年的学生,他们在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各个领域大都独当一面,工作和发展得十分出色。与他们交流,特别是谈及当年语文学习对他们后来的影响时,他们记忆最深的,是文言文教学过程中老师慷慨激昂、同学群情激奋的场景;对他们作用最大的,是老师当时在课堂上给他们补充并严格要求朗读成诵的古诗文。一位做行政官员的学生很自豪地说,跟行政管理者或普通市民百姓交流对话,有意无意间恰到好处地跳出一两句“古人云”,他们对你还就非常有认同感,不自觉中拉近了你与他们的距离,提升了自己的亲和力。一位在报社从事记者、编辑工作的同学也颇有同感,每每看到来稿中引用的古诗文,总有如见故人的感觉,一方面少了许多翻阅和查找之苦,另一方面似乎让我又一次沉湎到诗文的时代和情境中去。还有同学会激动地谈及自己在生活和工作中经常会因了某一人事、某一情境触发,想象起悠远苍茫的古人古事古境,忽然“独怆然而涕下”,或者“于我心有戚戚焉”,也或者豁然开朗、柳暗花明。那种会心的联想和顿悟以及由此生发的喜怒爱乐真是一言难尽的,而由此而带来的绵延相当时间的愉悦是常人无法想象和体会的。


我做教师近30年,其中做管理和研究工作也已多年,从中学跑到大学,从小岛走进城市;我的做人和处事风格,我的个性和语言表达习惯,我在不同岗位上的应对和发展,假如还算正常、平稳和顺利,那我以为,这跟学校教育中文言文的底子积淀有着很大的关系。我至今记忆最深的还是在大学阶段背诵下的成百上千首古诗,甚至每当想起和用到这些诗文名句,马上就似乎回到读背这一名篇的那一时间那一场景。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在大学校园北面小山的羊肠道上,沐浴着夕阳的余辉,诵读南宋爱国将领和词家的诗词,遥想当年陆放翁的“夜雪秋风”和辛稼轩的“金戈铁马”,满怀生发的是慷慨和悲壮;我还会常常在梦中回放当年在实习学校附近的茶园中朗读那些半隐的唐宋诗家们书写山居、乡居生活的作品,春日的早晨,红霞漫天,朝阳初起,清露沾衣,我好像借助诗词走进遥远的古代,与古人云游,体会着“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的佳境。


而所以当时肯在古诗文的诵读方面下那样大的功夫,是因为自己文革期间读小学和中学,几乎没有任何文言文学习的经历,到了大学中文系的课堂,才发现那些文革前的大同学文言文的底子太厚了。慌急慌忙之际,有老师在课堂上指点迷津:多读多背古诗文,夯实文言的功底,不仅对你毕业后做教师,而且对你的综合能力提升,都有莫大的帮助。说者也许并不经意,而我听者有心且多心,并且也就真的照章办理,而不做则罢,一做竟然就“进去”且一发而不可收。现在回想,多亏了这位教授的英明的“随意”,也多亏了自己当时“病急乱投医”的轻率和执著。


古代名句名篇,给人生命以春风春雨般的滋养,给人生活和发展以源头活水般的能量和动力。自然,我们理应将它作为重要的学习内容。


那么怎么学习古代名句名篇?我的体会是多朗读,多背诵,多理解,多运用。


多朗读。古人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这是强调朗读作为学习诗歌的一种路径有多么大的意义。多读,可以帮助理解。古人说:“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虽不免夸张,但也揭示了部分的事实。多读,可以感同身受,可以加深认识。在对名句名篇的慢慢品读中,人们常常会被名篇所固有的或情或事或理的“气场”所吸引,逐渐进入“气场”内的情境,产生超乎一般理解的更高远、更丰富的想象,从而成为作品中的一员甚至是主人公,也或者是作品创造的一分子。多读,可以获得语言的滋养。一个人的语言个性应该是其生命史的密码。一个人语言个性是由他的阅读轨迹决定的。要形成大气厚重、富于文化感染力的语言表达个性,大量的文言文名篇的阅读积累不可少。当然,阅读还要有选择,多比较,在反复的比较中择取心里最认同、与自己表达习惯最接近的作家作品,长期坚持,反复阅读,天长日久,语言也就渐有个性、渐入佳境了。


多背诵。背诵是一般性阅读之上的高级境界。今人往往以信息时代贮存和搜检系统的便捷而怀疑或反对背诵,我觉得这个观点是有问题的。文化素养、精神品格的养成需要积淀,需要奠基,其最好的方式和途径是让经典的文化结晶植根于我们的心灵。朗读过、阅读过当然很重要,但要真正渗入血液,扎入心底,可能就需要记忆。历朝历代的经典应该是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其中最关键的应该是知识精英的记忆。背诵的最直接最实用的好处,是帮助你的运用。因为它随着记忆融入你的思维和语言体系,很快就成为你话语的基因,所以你能不经意间忽然弹出某一名句,而因为这,使你的发言全篇生辉。所以很多人总是说,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某个人,一言一语都是文化。也所以,一位中国文学评论专家在评价我国现当代作家包括部分国内名作家的时候,说:语言是作家的名片,有些人还是要进一步接受汉语言表达的熏陶,以娴熟地驾驭祖国的语言文字,形成自己独特的语言个性和风格。


尽量多运用。古人说:“学以致用。”死的知识一旦被你转而运用,他就显现出你的能力和素质。掌握很多知识和本领,就是无法施展,那叫“百无一用”,是最可悲哀的事儿。读过那么多的古诗文,背诵了不少的名家名篇,要能从中悟出一些道理,为人或者处世,思考或者工作,始终要想到其中的借鉴意义和使用价值。特别是在与别人交流或者公开的讲演时,都应该刻意或者无意地引用这些名句或者移植名篇的思想,为我所用,阐述观点,宣传主张。在这样的引用和借鉴过程中,又反过来促进和加深对这些经典的名句名篇的理解。


实际上,就是在这样的多读、多背、多用的过程中,一种中国文化的基因已经逐渐植入我们的心灵和血液,让我们所有的学习者性情获得陶冶,综合素质得到超乎寻常的提升!


杜甫说:“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说的莫不就是名句名篇?


我想应该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