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美的华丽转身

【说明】这是应该《江苏教育》杂志约稿所写的一个点评,表达了我对中美好国乡村教师的整体评价和美好期盼。
 
中国乡村教师“美”的华贵转身
 
   时候已然是深夜,但编辑同志要求今晚必须交稿。但尽管如此,我还是愿意反复阅读杂志社提供给我的这些优秀者的样本材料,并且发表我对这些优秀者的“美丽”真情的感慨和赞叹。
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对传统的乡村教师尤其是乡村教师中的优秀者的美丽的概念,我记忆犹新。我生长在农村,我就是乡村教师培养出来的,我后来在县中教书,那是农村的小城,就应该是一个乡村教师。而且就是在那样的环境、氛围和工作过程中,我接触过大量的乡村教师,或者说就是在这样的乡村教师生活的浓重氛围中逐渐成长和发展起来。几乎是每年的暑期或者是教师节前后,我都会在行政主导的“师德宣讲”的培训中被“教育”。从那也许我并没有获得真实的真正的教师精神——因为那当中尽管不乏真实,但更多的塑造和“典型化”——的感染,但让我逐渐见识了世人眼中、那一短暂的“传统”——假如这也叫传统的话——的眼中,中国乡村教师的“美丽”。
乡土式的淳朴。代表性的乡村教师除了课堂之外,几乎都是寡言少语、默默无闻的,低调、弱小,领导说啥就是啥,安排干啥就干啥,这是螺丝钉的任劳任怨;似乎总以为自己来自乡野,不登大雅之堂,比城市里的老师矮下半个头来,这是过于谦虚实则卑微的心态。自虐般的敬业。为了教育、为了学生,从不计较待遇多少、荣誉有无,可以没有自己、家庭和几乎相关自己的一切。多数见诸报端、行走演讲台的优秀者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是疾病缠身而不知医治,家有孩子而无暇顾及照管和教育。这是僧人般的苦行,牺牲般的奉献。世俗式的教育价值观。优秀教师为了孩子的成绩、为了班级的荣誉可以加班加点,作业总是要在灯光下改的,备课总是在深夜,看到孩子的成绩在提升,总是在蜡黄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颜。这是一种“简陋”而有缺失的教育价值取向。
    听多了,看多了,年轻时候的我,总觉得假如中国的教师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状态的话,那教师工作近乎恐怖。他让我想到长期地下工作的“蝉”,他还让我想到在无边黑暗中那一支弱不禁风且越来越小越来越暗的“蜡烛”,。这真是让人不寒而栗,不是常人的职业。
中国教师中国乡村教师是不是就应该是这等模样,这等精神状态呢?
从本次征文作者的材料——都是自己或者是身边人的手笔,真实、可读、新鲜、生机勃勃。他让我振奋、激动,他让我对中国教师乡村教师的进步和发展感到惊讶和欣慰。下列各点十分鲜明。
    其一、大爱、敬业、奉献与追求自身生活幸福的高度统一。
几乎所有的乡村教师都传承了先辈教师的优秀传统。爱心即教育,奉献才高尚,敬业是本分。乡村教师身上依然不改的坚守、固执、诚厚成就了他们在学生、同行、家长乃至社会各色人等心目中的崇高地位。但是,教师作为独立的生命个体,作为社会的一员,作为一个家庭中的分子,他不应该是苦行僧,不应该是道貌岸然的传道士。他们也应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爱好、自己的幸福。他们可以才华横溢,潇洒倜傥;他们可以时髦装扮,浪漫追求。当现代化早已深入乡村的每一个角落,我们的老师就应该走在引领现代生活的路上。阅读征文中老师们的生活状态,我看到了老师们身上真实鲜活的一面。这一面便是伴随着为了别人的幸福而奉献的同时也充分地追求并享受着自己人生幸福的可喜的方面。这也是今天的老师作为老师更为学生所喜欢所亲近的因素,而真教育也许正是在这样的认同中逐渐潜移默化着实现的。
    其二、教育理想的实现与个人发展价值实现的高度统一。
在乡村教师的优秀者身上,几乎都闪烁着理想主义的光辉,为了和自己一样的乡民,为了乡村的孩子,为了乡村的教育,很多人在乡村扎下根来,从普通的教师做到能够主持一方教育的校长,应该可以说是功成名就,应该说是功德无量了。但很多老师并不仅仅这样认为。他们中的多数把自身价值的实现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在追求理想的征程中,自己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逐渐成长为优秀教师、特级教师,走向了教师领域发展的巅峰。这是他们最为得意的。与古人之所谓成名成家,几乎是一个概念。宫风华老师写道:
“如今,我依然执拗地耕耘在朴素的乡村校园里,学校西边的鲁汀河水潺潺流淌,流走了无数个贫穷而缤纷的日子,却流不走满蓄胸间的幸福和恬淡。泥土般的学生们一直用清脆脆、金闪闪的年华簇拥着我、温暖着我。我常常沉醉在他们用朝阳的热情、五彩的梦幻编制成的故事中,遨游在他们的世界里。
风一溜一溜地吹过,那一簇簇、一片片璎珞似的刺槐花总是雪花般地轻轻地落在我的心里。她那美丽的身姿和清香的气息,连同远去的村小、村小的老师和孩子,穿越了我年轻而璀璨的生命。
这种精神层面的自觉,这样一种对于自身价值实现的看重,标志着中国教师主体意识的觉醒,而正是这样的觉醒,中国教育的成长和发展才具备了基本的条件。这是从这样一批乡村教师的代表身上我看到的最为重要的东西。
    其三、教学知识、技能、素养与教育教学理念的高度统一。
乡村教师再也不是靠着加班加点的分数机器,随着现代教育技术的普及,随着培训研修的强化,加之自身的勤苦努力,他们的教学能力早已不亚于他人。不仅如此,他们的教育教学理念和思想也开始转换、提升和发展。很多优秀者独立钻研,深入思考,勇于探求。借助教育教学改革的力量,开始寻找和发现自己的教学个性和风格。有些人20年左右的乡村教学经历,让他们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教育理念、教学理解和主张以及由此指引下的教学操作模式。赵洁老师说:“我没有什么特色,各个年级、不同学生、各种教材我都能教,而且我能够为学生带来他们感兴趣的课堂,让他们爱上学习并学有所得,爱上自然和生活,形成积极的追求并心灵美好……”赵老师不像许多名教师那样,有着个人特色。她就是那样,自然自如自我地行走教育,和学生一起进入各种文本的教学情境,进入教育生活。没有特色,可能就是赵洁老师的特色。只是,无特色的同时,却被几乎所有教过的学生喜爱着,是有原因的。,
这样一位没有自己所谓特色的老师在我眼里才是真正懂得教育教学真谛的最为优秀的老师,他的淡定、理智、谦虚是他的形象和品质,而其教育教学的变化、因时而动,则恰恰体现了传统的因材施教的教育原则。这才是最大的特色,最好的教育。
个性、独立,思想、创造,不哗众取宠,不随波逐流,不急功近利,不是靠别人的存在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他们正走在专业化的征途上,他们正成为专家型的老师。这些老师才真正是做了一回老师的。
仅仅只是二三十年的时间,中国乡村教师随着现代化的进程,随着教育改革的步履,其精神风貌便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这应该可以看成是中国教育成长发展的标志性事件。
    由此我想由这样的征文主题发挥几句。
    中国乡村正在转型的路上,中国社会结构正在转型的路上,我们越来越多的城市的扩张、发展和变形,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乡村的生长、嬗变;乡村之美以一点也不亚于城市的速度、理念和文化在为越来越多的青年和有志者提供发展的土壤、契机和平台,我们当然也看到很多农村教师的艰难,我们也要看到许多所谓城市老师的痛苦,这就好像小城扬州可以成为世界上最适合人居的场所,而北京和上海则同样可以成为市民的幸福指数最低的区域。扫除地域的偏见,打破分割的视域,我们才可以时时发现、建设和塑造中国教师的大爱和大美。
不应是居高临下的“寻找”,而应是平心静气充满尊崇的“发现”和“阅读”,在这里也许最为需要的是深入,借助一句曾经的流行语:“在这里,我们读懂了中国教育。”
我们当然需要这种“美丽”的寻找和彰显,但我们更需要的是,给乡村教师提供越来越多的机会,搭建越来越大的平台,让乡村教师更多地呈现和展示才华、锻炼和培养能力和素养。我们需要的可能更多的是扎实的而不是口号的对于乡村的倾斜、支持,从经济到人力,从技术到智能。
我们还需要通过多种渠道展示乡村之美,乡村生活之美,告诉青年,告诉未来,告诉有志者,告诉一切热爱乡村的人们,乡村,乡村教育,乡村学校,是一个可以去、越来愈可以去的地方。
    是的,当三分之二的中国被城市化的浪潮席卷,当广大的乡野越来越掀起现代化的旋风,也许不远的将来,我们这些从乡野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孩子,即使想回乡野,也没有机会、甚至也没有条件和能力。
    祝福那些坚守我们所有人家园的老师们!愿你们越来越美,从外表到内心!
 
 
 

学校文化在哪儿

“学校文化”在哪儿



“学校文化”这几年一下子成为教育热点。不久前,参加某地教育管理名家的评选工作,听数十位校长介绍和展示学校管理的成果和经验,绝大部分都开宗明义正立足文化高度来建设和发展学校。初听甚是惊喜,由一般的权威管理而升格为文化管理,这诚然是教育的大进步和新阶段。但不少校长的陈述,又感到似乎跟“文化”不很沾边,甚至有的提法如文化“建构”、“打造”文化、文化“创新”等,则让人眼花缭乱,搞不清“所以”,似乎不是在论文化,而是在谈什么设施建设;再对照现实中的学校包括哪些据称文化推动发展卓有成效的学校,就更加觉得大家标榜的“学校文化”与学校真实的教育教学场景之间又何止霄壤之距。我个人理解,这恰恰是没有文化或者自毁文化的表现。


文化大概更多的理解为“以文化人”,学校文化应该就是以学校之“文”化学校之人。学校之“文”,我以为应该是学校在长期的办学历程中逐渐形成的个性、品质、氛围和精神,它的特点是无形无声,寻常看不见,偶尔露真容;学校之“人”,主要是指学生,当然也包括老师;何谓“化”?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不教而教,不令而行。于是,观察一个学校的文化层次,判定一个学校的文化优劣,我以为就应该是从学校中生活的“人”的言行举止、神情态度上来发现。所以,学校文化实际就应该是此一学校中的一群人——学生、老师和校长学习、工作和生活的方式。


在两所相邻学校(一所重点高中、一所职业中学)旁开设商店的店主和营业员说:“学生只要在我们面前走过,我们就一下子分辨出他们是哪所学校的学生。”


一位老师从一所学校调入另外一所学校,几年后他写了一段话表达他的感受:到了这个学校,我感觉一切都变了,不知不觉就被那样一种氛围、情境感染和同化了,都在研究事儿,都在看书学习,都在谈着自己班上的学生,没人陪你聊家长里短,说闲言碎语,三年后,我彻底变了一个人,否则哪有我的今天。”


学生常态下的言行态度,原来就是他们学校的招牌和标签;氛围、环境的差异,生活和工作方式的不同,这才是学校的个性和特色。这是真正的学校文化,这样的文化才可以熏染出有个性和富于创造精神和发展潜能的老师和学生。


学校文化是学校历史的积淀,是一代又一代校长和教师、学生的智慧创造,学校文化还是学校一切事物的精气神的凝结,学校文化有有意而为之,更多的是无意而聚成。


它不是文字、标语和口号的堆砌,不是规整的图标和格式化,不是按照标准和体系锻造的标准件;把板着面孔的名人挂在墙上,把不着边际的语录挂在嘴上,可能比不上一位德高望重的校长或者老师的一句训词山高水长,比不上一幢建筑的某一角落的艺术品质带来的震撼和感染,比不上一株历尽沧桑磨劫的大树送来的警醒和提示。


当应试成为教育的主流,当素质成为口号和空想,当文化被人们拿来作为拯救教育的招贴,特别是当有人极端地提出“在中国,最应该有文化的地方就最缺少文化”,我们从事教育工作的,都得思考,我所在的学校有没有“文化”?我们又如何去建设文化?

关于校本研修问题的思考(三)

                                                 关于校本研修问题的思考(三)


研修内容的问题与改进


现实的教研活动,带给广大教师新理念和新方法的同时,也还存在着相当的功利化倾向,内容范围较窄,主要集中在教学的策略和方法,目标主要指向应试水平的提升和学生学科成绩的改善。不少学校,依然沿用管卡压的方式,把学生管住,使学生服从,彻底地循规蹈矩,整齐划一,一门心思就是学习,就是提高学习成绩,成为很多政教主任、班主任、学校思想政治工作者的追求。比如说,由于安全因素的压力,我们的孩子被关在校园里不能出门也就罢了,竟然出现了一些学校做出了在校内“不许跑动”的规定。


那么,现实的学校教研或者基于学校的教研重点应该解决哪些问题呢?从目前学校建设和发展中出现的新情况、新现象来看,突出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下列几个方面。


教育问题。主要表现为学生工作、学生发展中问题的解决,如学生的心理健康、思想品德、学习兴趣、学习习惯和方法等方面的问题;如何在整个的学校教育、课堂教学过程中确保公平、道德;如何采取科学和人性化的教育方式,让学生理解和愿意接受诸如人文、品德和行为习惯养成方面的教化。


教学问题。学校教研主要解决的是教学问题。笔者的观察、调研和分析,当前最为严重要的问题是课堂问题,课堂问题的关键是教学模式和手段问题。课堂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教学效率问题,而是涉及到课堂的文化问题:课堂的道德伦理,比如公平,平等,因材施教,差别化教学等;学生的学习兴趣、态度、方法;学科的价值取向,比如基本目标与终极目标的关系,知识技能、过程方法目标与情感态度价值观目标的关系处理等;模式、策略、方法、手段的学习运用:各类风行的模式是否适合本校,统一规定的教学方案是否适合所有的班级,多媒体课件是否在所有的学科所有的课堂的所有环节都是必需等。


教师问题。教育工作者自身的问题,现在看来,中国教师这许多年来,紧随着课改,应该说,教师的专业素养尤其是理论素养有了一定的提升,但是教师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并未因此而有提升,在不同的区域表现为下降的不在少数。这除了课程实施能力方面的问题之外,师德问题、人文素养问题已经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敬业、奉献、责任担当在不少城市和经济发达区域的农村越来越成为问题。有人把今天的教师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与民国时期、解放前甚至文革前后的教师相比,总觉得教师的令人尊敬的程度似乎大不如从前,这除了社会的因素,也有教师队伍自身的因素。


教师的专业素养和文化素质也持续走低。不少老师应试教学的技术水准和综合的教育教学素质之间不成比例。比如指导和引领学习的能力,独立设计教学和设计作业的能力,组织和管理教学的能力都有明显的欠缺。有学者说,中国的基础教育假如哪一天彻底取缔了“教辅用书”这一世界最烂的图书市场,还有多少老师会教书?教师的文化素质也即知识宽度的问题。有人描述现实中不少教师是三本书打天下。一本教科书;一本教学参考用书;一本教学辅助用书,实际是教辅资料或称练习册。除此而外的一些内容,不少老师无心也无暇顾及。很多人在课堂教学中隔科如隔山,偏居本学科一隅,难以融会贯通,常常闹出笑话。老师们欠缺的主要不是学科的深度,而是应该具备而一时还不具有的知识和文化的宽度,因而也无法逐渐构筑教学乃至教育的高度。这虽然有学校管理和应试教学等外部因素的强力制约,教师自身的思维定势、学养追求和人生设计也是不同容忽视的因素。


教师的个性问题,因为应试,因为集体备课制度的执行中的误区,因为少量教学模式的被热捧、被盲目效仿,有个性的教师真的越来越成为“罕物”;教师的思维品质问题,这应该是上一问题的延伸。这几年,由于培训,培训中“专家”的强势威压,也由于应试下教业负担的挤压,教师自主阅读、自主研修、独立思考的时空被侵占,加之长期以来统一的“考试”和教育,教师的独立思想、学术视野、求异精神严重缺失,教师的实践更是遵循着考试的指挥棒而运作,很少看到具有批判思维以及基于此而大胆实践卓有建树的老师。在很多与专家对话交流的现场,哪怕学员是特级教师,敢于“叫板”专家,申论一家之言的都是极为稀少的。


教师问题还表现为应试重压之下的身心健康、教学疲劳、职业倦怠问题,以及由之延伸出来的家庭问题等等。这尽管不是教育本身的问题,但却息息相关于教育,相关于学生和每一节课。


瞄准这些问题进行研讨,并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加以改进,可能是现阶段的校本研修的重中之重。



 

教育的“真”,真的是一个重要问题

教育的“真”,真是一个问题

       昨天分别在一所著名的职业中学和初中与老师们就“教师人文素养提升”的话题进行交流,我提出了一个关于教师发展的基本判断是,在当今中国,教师的人文素养提升与教师的专业发展相比,前者比后者要迫切得多,重要得多。这一判断,激起了比较大的反响和回应。人文素养当然是一个牵涉到很多问题的宏大话题,对于现实的教育而言,教师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公平、关爱、尊重和求真。这里想说的是求真。


       我原来工作的学校,校训便是“求真”,名书法家书写,镏金,钢架支撑,高高地竖立在教学大楼的楼顶,无论老师还是学生,进校时还是活动中,稍一仰视,便赫然入目。经受着风吹雨打,日晒夜露,竟总是岿然不动,丝毫也不变色。我一向对这些不很在意和上心 。只是有一回,某一学生在日记中对学校为了迎接上级某项检查验收进行的“弄虚作假”行为针砭时,引用校训以作为批判揭露的理据,让我有点感触。就是说,当时的我在那样一种教育文化的熏陶渐染下,早已麻木不仁、浑然不觉了。


       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经常对外开课,每每开课之前,总有“民意”代表或者学生干部,偷偷跑到我的办公室,想刺探一点情报,就是明天课上你会讲什么,提出什么问题,让他们回去安排同学应对,以使课堂教学获得好评,不是或者不仅仅是为了老师,而是为了班级的荣誉。甚至有时候班长还会以班主任的“指示”为由来跟我商量,无论如何要泄露一点机密。我当时气盛,眼里容不得沙子,自然难以让同学满意而回。


       几十年教师做过,公开的教学无数次,至今坚守的一点是,无论如何不能在课堂上造假,这不仅是教育道德教学道德的底线,也是作为老师的人之为人的基本要求。但坚守这一点,有时候真实比登天还要难。几年来,跟无数的校长、园长和一般的教育管理者交流,每当我言说及此,总是看到很多听讲者不知是什么味道的笑脸,苦笑的,善意的嘲笑的,甚或还有藐视的嗤笑的。其笑下之意是,你是生活在中国、中国教育的情境里还是在真空中呢?与少量敢于言说的胆大者私下交流,其中不乏省内外一流学校的校长,他们的共同结论是,在当下,如果真的求真,真的一点不掺假,虽不说寸步难行,但一定是步履维艰。


       重温陶行知先生的当年的教育理想: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做真人。就这一点而言,我有很多感慨,我们今天的教育是比陶行知先生的时代做得更好了呢,还是更差了呢?所以很多场合,假如面对行政官员或者是校长,我总是说假如我们上下同心戮力,首先在教育的笑环境里,营构一个说话做事算数,求真务实的场景和环境,局长对校长,校长对教师,教师对学生,级级传递,层层不减,教育就会是一个“理想国”,而由此辐射,到学生的家长,教师和管理者的家庭乃至周围的所有的人,是不是可以逐渐净化这样的一个社会呢?


       这显然是可以慢慢做到的。过去我总是说,教育的功能之一是引领社会文化发展的方向,但我们从事教育的人今天早已没有了这样的自信,无论是教师还是领导似乎都被教育的另一个功能——为社会提供必要的服务,比如人才培养、升学需求等——牵着鼻子跑,又被不很精通教育价值却又拼命追求政绩包括教育政绩的少许官员强势左右着,所以不要说“引领”,连在这个问题上的发言权都没有。这个自信不建立,教育的命运就无从改变,除非有一天,有一位真正精通教育的在上者,更为强势的权力人物一朝顿悟,那才会有教育的翻身解放。


       但这是很难想象的。可能还是需要我们自己来努力争取。我以为可以从每一个教师和校长做起,实际也很简单,只要言行一致做到两点即可:


       说自己相信的话,不要总是说连自己也不相信的话;说自己可以兑现的话,做自己可以做到的事。


       实际上,皇帝的新装并不是童话故事,安徒生的国籍如果考证起来肯定还是大有文章,而生活在瞒和骗的大泽中有时候还是会很有些好处,比如安徒生同志笔下的那一位皇帝、大臣乃至臣民,便是各得其所,各有其乐。所以安徒生只有一个。

教师发展与“教育优先发展”

当前的课改推进,有很多成绩,也遇到不少问题,比如课改理念的落实问题,课程和教材实施问题,比如教学设计和课堂效率问题,等等。这些问题,集中起来还是教师问题。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中郑重提出“优先发展教育,建设人力资源强国”,并明确要求“加强教师队伍建设”。我以为,优先发展教育,必须优先发展教师。


教师优先发展,如今最值得关注的是如下三点:


教师发展是学校管理者的第一职责。


江苏教育发展到今天,学校硬件建设已经不是主要矛盾,即使是现代化办公和教学设备的配置,苏南苏北也差距不是很大。问题主要在教师队伍。笔者在苏北某地调研,发现有些乡镇初中,专科以上层次的老师就已相当稀罕,要求这样的学校确保质量无虞何其困难。当我们高喊“以人为本”、以学生的发展为本,无论如何都不可忘了教师发展的基础地位和前提作用。试想,哪一项教育教学改革的精神和举措不需要老师通过课堂来进行,来落实?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和战略考虑,从今年开始,教育部雷厉风行,遵从温家宝总理的指示,逐步恢复师范教育的免费制度,卓有见识的领导和专家也都旗帜鲜明地提出教育行政部门应成为教师发展部(局),甚至有专家提出,不抓教师发展的教育局长不是好局长,不重视教师发展的校长不是好校长。虽不免言辞激烈,但却也道破了此一工作的战略意义。如何确保这样的职责的落实,我以为关键有二:一是计划制定。一个区域、一个学校的发展层次、发展目标、实施战略尤其是行动纲领要十分明晰。二是经费保证。少造点楼、低待点客、多争取点支持,相关规定落实到位,教师发展的问题就会逐步、较好地解决。三是抓实校本教研。传统的教研组、备课组活动要提升层次,卓有成效的拜师结对方式要注入活力,要充分调动和广泛吸纳校内外专家的智慧,使校本研训工作有声有色地开展起来。


激发内驱是教师发展的关键。


没有教师自身的清醒和自觉,教师发展自然是一句空话。相关理论指出:教师专业发展的关键在教师实践性知识的不断提升,而其实践性知识的提升只能通过自身实践的日积月累并对自身实践的反思获得。但在现实背景下,在庞大的应试泥淖中,在与学生负担几乎同步同时增长的重压下,简单地要求教师生发追求发展和卓越的那样一种自觉,对于个别则可,对于全体则是奢求。这就需要教育管理者做好积极的引导和激发工作。一是通过学校发展共同愿景、共同教育价值观和教育哲学的营构,引领教师逐渐形成学习型组织。只有在团队发展目标的引领和集体“场域”的强力作用下,教师才可能进一步明确自己正确的发展方向和切实的目标定位,教师有关发展的努力才可能积极、渐进并真正可持续。二是在积极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的同时,运用科学的评价机制,有力调控并切实减轻教师从生理到心理的压力。三是在专家的引领和指导下,为每一位教师制定专业成长和发展的规划。规划应具体而明确,量化而可控。四是设计符合教师工作特别是关于“人的发展”工作特点的激励措施。措施应更多体现综合性和过程性,力求科学而又人性化。如此,主、客观联动,内、外因协调,每一位教师自我提高的意识必然被唤醒,自主发展的动力必然会逐渐增强,从而达成稳定、和谐、持续和高效优质的发展。


反思实践应成为教师生活和工作的常态。


如今再提反思,不少老师已经表现出厌倦。个别学校管理者不知听信了什么天方夜谈式的鼓吹,以为写反思日记是教师成长的唯一途径,硬性规定所有教师每日应该写出多少字的反思日记,每节课后都得写下一定量的教学随笔,还要求上缴有关部门备查。不少老师痛苦不堪。实际上,反思就是一种对自己已然完成的教学行为的回顾和思考,主要是总结发现刚刚进行的教学行为的得失成败,追寻其前因后果,深入研究扬长避短的路径和措施。只要是一位热爱教育、富于责任心并有心发展的教师,几乎一直在有意无意、自觉不自觉地在进行着这样的“反思”。今天的课上完,学生很满意,老师走出课堂的脚步会异常轻快,在这样的愉悦中,他会思索今天课堂成功的原因;到了办公室,也许答案已经找到,并且他还会笑对自己说,下一次的课我还得如此做并做得更好。我想假如有这样一位有心的老师,一个学期或者一年能够把自己某一次完整而有深度反思过程,加以认真的梳理和细致的描述,写成文字,发表出来,一年一篇,一年一步,年年进步,他就绝对可以逐渐成为一个优秀教师;假如有十年之功的积累,他参加什么样的评审不能达标呢?


管理者的高度重视、外在推动和主体自觉合力而形成的内驱、实践后的有心而切近的反思,必将使教师的专业发展成为必然。而一旦教师发展被真正置于优先地位,并且成为一种常态,发展到一定层次,课程改革、素质教育和整个基础教育必然迎来更加灿烂的春天;如此,教育的“优先”发展特别是优质发展,就水到渠成、势所必然了。

我们都生活在“学校文化”中

刚刚拿到华东师大出版社出版的《今天如何做校长》一书,是我撰写的第一部关于学校管理方面的所谓著作,荣幸地被列入该社的品牌“大夏书系”。教过24年中学语文,写过许多语文教学的论文,出版过很多专业研究的东西;而因为做过近10年重点高中的副校长,又有教研室和教科所甚至还有行政工作的短暂经历,现在又不断地给校长们做一点所谓的“讲座”,于是渐渐萌发“野心”,能不能用一般校长都能理解的话语系统讲讲学校管理方面的基本的道理和方法呢?于是就有了在朋友、专家支持支撑下的这样一个产品。毕竟是第一次,难免有点高兴又有些心虚。但还是冒昧晾晒出来,供大家批评。摘选其中的片段如下。


总是有校长老师问我:学校是最有文化的地方,学校本身就是文化,再提“学校文化”建设,是不是提着西瓜找西瓜呢?再说,听了这么多关于“学校文化”的解说,怎么就没有一个比较权威又十分好懂的说法呢?


是的,学校文化是一个有特定内涵同时又有点玄虚的概念。一言半语实在难以将它解释清楚。


记得不久前,出差到江南某一个中等城市,暮色苍茫、华灯初上的时候,我们一行行走在新城区的极为现代的大道上,两旁高耸的建筑大多西洋风格,连快速公交站台也是全用英文字母标志,远远就看到“BRT”字样;入住宾馆,房间内TCL王牌电视机的遥控器也是一般中国人所难以一下子弄懂的,表示频道的不是数字,而是ABCDEFGHI等。我想深浸其中,很难不产生异国他乡之感。这就是一种文化,这里所反映的就是转型期城市建设和发展的文化。这种文化,说白了,是一种对改革开放、接轨国外简单理解甚至曲解误解而生的慕洋、崇洋心态。


很多年前,也是在一所高中参加一个小型的语文沙龙。学校位处苏南经济发展最快的区域,学校是新创新建的,现代、气派甚至算得上豪华。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学校中每一幢建筑和每一条道路的命名都直接拿用除中国以外的世界各国著名大学的校名,连学生宿舍楼也不能免。同去的语老师来自全国各地,不少人看后颇不以为然,觉得这是没有“文化”的做法。我当时以为,这也至少表达了一种追求和理想,企求引领孩子“好高务远”“取法乎上”,实际这也是一种“文化”,尽管有点不切实际,尽管游离我们本土的文化较远。


学校文化是一个抽象意义的概念,但它的这种抽象往往是可以形之于物质层面,让你切切实实地感受到,甚至表达出来的。我想起美国高等法院的一个叫华伦的高级法官在回答“什么是‘黄’(黄色读物之类的东西)”时说的一段话:“我尽管不能准确地说出‘黄’究竟是什么,但只要来到我的面前,我会准确地判定它就是。”这样一种表述,不仅仅是机智的临时应对,陈述的是一种实情;套用之描述学校文化,我觉得倒也是合适的。


是的,那新城区中的某一幢现代气派的大楼不是“文化”,那一个个异国气象的站台不是“文化”,那彩电的遥控装置当然更不是“文化”;那新建学校建筑的命名仍然算不上“文化”,但它们无一例外地都跟文化息息相关,都显示了设计者或显或隐的价值取向和文化气息。


不仅如此,学校文化一旦基本成型,但就会形成一种场域,产生一种磁性,具有一种可以纵横辐射的魔力,让身在其中的人不知不觉地潜移默化、感同身受,进而因时顺势、“从心所欲,不逾矩”。


记得多少年前从一所重点中学的初中部调入高中部工作。这个学校后来独立建制,成为当地乃至更大区域里最好的高中之一。我们同去的几个,都各自在初中干过三四年,到这所学校的最大感受是,这个学校的老师几乎是没有也不需要什么管理的。除了偶尔的会议,大家很少见到校长,或者一两个副校长就跟我们老师一样每天正常上课下课,不分什么彼此,看不出什么校长教师的。特别是有些时候,当上级这样那样的会议和进修,校长和本身就为数很少的主任外出,整个学校领导中就教导处一个干事,调调课,处理处理学生的问题,学校工作居然井井有条,风平浪静,多少天过去,也从没人问起某领导去了哪里。即使有外事接待,也只要干事跟某老师打个招呼,该引领的引领,该上课的上课。


我们当时总在一起议论,以要么是因为高中教师与初中教师的文化层次和综合素质不一样,要么是这个学校高压管制和严厉的考核措施导致,但我们观察和亲身体验的结果,好象都不是,这个学校的领导除了偶尔的会议上强调一些教学要求,从来没有说到过纪律和考核;学校因为是文革以后重新恢复,老师中除了部分的老班底,不少是来自“五湖四海”。那么,究竟是靠的什么力量?当时的我们百思难得其解。现在知道这就是文化,这个数十年的老牌重点中学的优秀的学校文化的力量。


如今我居住地的附近,有两所中学。每天早中晚,都有数以千计的学生或单个或团队穿梭来往。周边的居民和那些摆摊设点的小商小贩总说,这些学生,谁是A学校,谁是B学校,我们一看就知道。开始我不以为意,学生不都后校服、校徽吗?分辨还不容易。一了解才清楚,他们说的不是这意思,是说两个学校的学生神情态度、走路说话、待人接物都各不相同,优劣高下非常明显。我于是注意仔细观察,进而再去了解这两个学校的校长和管理,特别是他们各自的历史渊源,我终于发现,有无学校文化、学校文化的优劣与否,决定着或部分决定着这个学校的学生表现、成长和发展。


如此说来,文化是一种个性,学校建设、管理、发展的独特品格和风姿。它会表现在学校的物质的外在的形式、形象的层面,比如建筑的风格、花草树木的布置等;更表现在学校的


文化是一种品位,体现发展的高度和深度。体现一种魔力和魅力,给人一种依赖和信任,包括老师、学生、学生家长和社会。它由衷而生发,不言而自明。


文化还是一种定势。文化的产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依靠有意无意的积累和沉淀,但是一旦具备雏形,一旦稍显规模,它产生的渗透和影响力,比任何行政的指令、一般权威的号召力不知要厉害多少倍。所以,学校优秀文化的建设才一项深受人们的重视。因为一旦某种负面的学校文化成了气候,要想拨乱反正,付出的代价不知要多大。


文化更是一种品牌。名校之有名,有多种实现和成就的路径。但是最厉害的名校之名,应该是源自该校独树一帜的文化。北京大学“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的个性可以说是它最有价值的东西。尽管遭受这样那样的摧毁和磨折,直至今天,无数专家学者和大量莘莘学子还都是冲着这一点奔赴其间,一方面说明“名校品牌”的影响和重要,另一方面也说明,品牌这个东西要想改变它也是十分困难的。


美国一位名叫鲍尔的著名企业家在他的《志在管理》一书中说,我企业的文化就是“在我这个企业做事的方式”。用这一表述来描述学校文化,我以为就应该是:


学校文化,我们大家在这一学校工作、学习、生活的方式。


这一表述,至少清晰地表明两点:一是貌似玄虚的文化原来总是外显的,而且是不需要过多地费心劳神就可以把握的。了解一个学校的文化只要观察学校校长、老师和学生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方式就可以,正因此,我们才可以发现学校文化、才可以研究并提炼学校文化;二是学校文化是“这一个”,是带有鲜明的个性色彩的,“这一学校”而不是其他学校,更不是所有学校。


实际上,我以为还有第三点,那就是,学校,传播文明、教化生命的场所,它的“文化”必须也必然是先进的、优秀的。


 

为了祖国“花朵”的生命

      上午在办公室刚坐下,接到忘年朋友也是著名学者成先生电话,要我就校园安全问题发表一点意见,为中国教育报完成一篇特稿。“五一”3天,与镇江的几位好友自驾去了安徽的天柱山和繁昌的马仁奇峰,3日晚赶回南京,疲劳还未曾恢复;而对于校园安全,尽管有感受和体会,但未做过认真思考。实在不敢贸然接单和下手。但是,前辈之命难违,只得勉为其难,查看相关资料,苦思冥想,便有了下面这篇小稿。


连续突发几起校园恶性案件,多名学生被害,加之不久前深圳等地的校园绑架案,再加之今年玉树地震和前年汶川地震中由于校舍倒塌而导致的许多学生和教师蒙难,在引发国人无比震惊和痛心的同时,也将近许多年来大家耳熟能详的话题——校园安全问题,鲜明而强烈地推近到我们的眼前。这几天,从上至下,几乎是全社会都被紧急动员:首先是全国综治维稳工作电视电话会议“高调”召开,接着是各地教育行政部门闻风而动,“五一”期间,几乎全国所有中小学校长都接到指令,迅速行动起来,落实维护校园安全这项“重大政治任务”(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在综治维稳会议上的讲话)。一场保卫学生生命、保卫校园安全的风暴已然卷起。校园安全牵涉到千家万户的安乐,更关乎中华民族的未来,当然是最敏感而重大的问题,在突发事件如此集聚的当下,以“重大的政治问题”视之,恰恰表现出中央政府对人民的生命尊重和负责的精神;我们也可以预计到这样的重视之后产生的效果。


中央高层在每一突发事件发生之后的高度“重视”紧急“动员”并雷厉风行的“任务落实”,这些当然都十分必要。但是,笔者想到的是另外一层:同样性质的事件和问题的“政治性”上纲,“军令式”动员,“闪电式”落实,已经不是一次,但当风暴刮过,时过境迁,“街市依旧太平”。于是,往事还没有如烟,事故又重新上演。而这一回,面对如此频发的重大血案、如许众多的青春亡灵,我们又能不能从中获得真正深刻的教训,比较彻底地解决校园安全的问题呢?


我以为,与其他社会公共事件的发生和处理一样,校园安全问题实际是一个技术问题,或者说首先是一个技术问题。假如从技术上落实和执行到位,就不必也没有机会“高抬”至“政治”的高度。从此而言,趁着这样一股“风暴”,现阶段社会各界特别是教育本身应该着力在下列问题的解决方面做文章,做大文章,做好文章。


硬化设施和设备。校园安全相比于社会安全、社会稳定,应该更多可控因素。比如校舍安全,只要重视基础的投入,建筑起能够预防强震的教室,像很多国家做到的那样——让校园成为市民地震时的避难所,这件事在当下“不差钱”的中国,基本不是最难的事。但是两次强震过去,各地政府对校舍安全的检查也已启动,但就笔者所知,很多地方明明发现和知道许许多多“隐患”甚至是“明患”,但改变和改造却依然未曾列入议事日程和计划,很多校长依然为学生生命安全提心吊胆。比如人身伤害问题,也有投入问题。先进监控设备的安装,校园内高规格安保人员和心理咨询专业人士的配备,这些都需要教育和政府倾全力来筹划和落实。


强化意识和制度。周永康强调“各级党委政府要承担起第一责任,党政一把手亲自抓,分管领导要具体抓、深入抓”,已经说得够细、够明白,跟进的必然是各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和校长们,在风暴当口的短时内行动起来不必怀疑。问题是,中央高层如此强硬的指令能否一鼓作气真的让党政引领下的全社会真正建立起一种关于校园安全的共识?我的检验方式一是看投入,看关于校舍和校园安全设施设备的资金是否真的足额、快速地投入到位,并且立即进入实质性的运作阶段。二是看制度建设。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在此背景下是否能够迅速构建符合各地校园安全管理特点、具有可操作性的制度、规章甚至是法律。特别是学校,那些张挂在墙壁上的管理规章如何做到具体、可执行,如何分解、细化到所有的管理者?


细化责任和追究。制度的到位落实,关键是看责任及其追究。国防大学政委有一句名言:“成功有一百个父亲,而失败是一个孤儿。”就已接二连三的校园血案来看,谁来或者说谁愿意、谁应该来为它“买单”?这当然不是本文讨论的内容,但是我要说的是,假如当初有了这样的职分和明令,也许这样的事件就不会发生或者很少可能发生了。在校园安全问题上一旦做到“事事有人做,人人负责任”,并且辅之以严格的责任追究机制,赏罚界限明晰、标准清楚,这必可使坚决有效的执行一以贯之,必可将校园安全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将校园灾难性事件降至于无。


优化教育和教学。学校除了做好校舍建设、硬件设施设备的安装、安保人员的配备及培训之外,还有一个课程建设、安全教育的问题。培养学生的生活、生存能力和适应社会的能力,本应是学校教育的应有之义,但由于应试的扭曲,很多时候这些内容被淡化、弱化了。恢复安全教育特别是自我保护能力的培养,且强化相关的训练,是确保校园安全的需要,更是学生学习能力和综合素质提升的需要,也是完整的学校教育必不可少的课程。而这类课程的实施不在于完整的知识体系和完美的教学艺术,关键是实在、顶用,比如危急时刻——地震或者火灾等如何逃生,如何求救,如何应对绑架和盗贼,这些都可以通过模拟、观摩、演练等方式方法加以训练学习。从这一意义而言,汶川地震中那一位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将学生转移到安全地带的校长无疑是一位英雄!


当然,还有很多十分具体的问题需要跟进解决,比如安保人员的培训、警察力量为学校和学生提供应该的服务、学生自身安全设备的携带、家长与学校的合作监护、国外先进校园安全理念和经验的借鉴等,都应该借助本次“校园安全风暴”有效推进。


中国已经进入社会矛盾的积聚期和高发期,出现如校园安全方面的问题有时也许难以避免。问题是,我们究竟如何来解决它?假如我们还是沿袭常规政治任务的完成方式和程序,或者不断地开会、发文,或者不断地评比、总结、发奖、挂牌,满足于运动式的推进,满足于上报几份“平安家信”式的文书,那类似的却又变换了形式的事故或者故事,依然有可能在某一个早晨或者黄昏,在我们歌舞升平或者总结表彰的鞭炮声或者鼓掌声中,在我们经意或者不经意的时刻,如同魔鬼般翩跹而至。这样的“轮回”,我们当然谁也不愿意看到!


现在最需要的,是切实、迅速而有效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