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中国教师的实践自信

找回中国教师的“实践自信”

课改催生了太多的理论和实践专家,课改催生了太多的教学模式,课改也成就了不少的学校典型。宜兴市实验学校也是,而且是典型中的“另类”。该校校长、省特级教师王俊通过学习借鉴、揣摩深悟、斟酌推敲,提出了“两类知识结构”课堂教学的新思路,一时为大江南北很多老师、校长和学校所追慕。该校也是省教育厅师干训重点基地校,笔者因工作关系常有机会去校学习。深感奇怪的是,在外声名很响的所谓的王氏“模式”,校内却没能做到“千篇一律”,不少老师还持有“异见”甚至反对。王校长对此竟不以为意,还特别告诉我,有异见者,很多都是教学有个性有成效的老师,他们的最大特点也是优点就是富有充分的“自信”。

听罢愕然:自信,教师的自信,当下我们基础教育阶段的很多教师身上,还找得着“自信”吗?

近几年来,因为工作,经常出入省内外许多中小学。所到之处,感受极深的是,“名校”的“成功”经验就是决胜升学疆场的宝典,媒体追捧的“教学模式”就是四海皆准的“真理”,名师一己的想法和做法就是诸多老师心中不二的“圣经”。在苏南的一个语文研讨会的现场,我刚刚才就一位公开教学过的女教师的课堂非常小心谨慎地提出一点商讨的意见,万没料到这位教师马上“反驳”:“老师,我也知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有些专家可不这样看。假如我像你说的这样做,给上海的某某专家知道了,他要笑死的。”我有点不悦,不是因为她的“反诘”,而是因为她的缺失“自我”一味迷信的思维方式。便不经意也带点戏谑的方式回应道:重要的是你自己,你自己的认识和看法。至于专家,他距你那么遥远,没有千里眼和顺风耳,又没人通风报信,他又何以知晓?即便知晓,他愿意“笑死”,又与你何干?

这一位可能是课改后被专家“迷倒”的教师典型。唯“专家”马首是瞻,只要是专家所言,科学也好,偏激也好,不作鉴别,不分青红皂白,一概照单全收。大量教师的自信缺失、自我失落,这是如今国内中小学教育一方面在现代化和均衡发展方面高歌猛进而另一方面在内涵领域却怪相百出、险象环生之主因。

也有例外。在西南边陲某省的一场规模宏大的课改推进会上,当某一位理论专家用所谓的理论、框架和标准,将10余位特级教师的课堂批得体无完肤时,有一位女教师当堂发声:这样的不尊重人、不尊重实践,以为理论可以包打天下,课改滋养出来的一些所谓的理论家,实际已经成了课改的绊脚石。因为他们的这样的做派,毁掉了很多老师的自信和尊严,而本质上伤害的就是课改和教育。

这位老师的话,可能稍有偏颇。但却道破了不少教师“自信”缺失的根由;同样,也是由这位老师的自悟和上述王俊校长所在学校老师的“独立”,我们也不难悟出教师的“自信”之由来。

首先来自用心尽力的实践。经过专业学习培养之后的教师苦心经营的教育教学,只要假以时日,焉能没有成果和经验。孔子当年的成功教学又何曾有什么高深的理论引领?片面地过分地夸大理论的绝对价值同样也是危险的。比如王俊学校的那些老师。其次来自实践的有所成功和建树。有了较长时段的探索,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就,有了深度的反思,甚至还有深度的研究。那当然就理直气壮、底气十足。再次来自于真正的科学理论的支撑。任何专家的一面之词、一家之言,是不是就能代表理论特别是科学的理论?这真的还很难说。原文原著的系统阅读,实践与理论的对照分析,斟酌权衡之后的体验感悟,这才会感同身受,融会贯通,因而信心满满。最后来自思维理性。凡是多问为什么,不仅反求诸己,而且直究其真。不在乎名头和身份,只计较是非和真伪。前因后果、来龙去脉都一目了然,那还有什么可说呢?

如是,那自立进而立人的极为难得的自信,便可以逐渐滋生成长;而同样不可忽视的是,在当下教育转型的当口,那些控制着话语霸权的“专家们”的收缩阵地、降低音调,那些几乎可以“生杀予夺”的行政官员和校长们的尊重理解、大度宽容,可能更加重要!

如是,教师的自信有望被唤回;如是,中国教育的前景和未来定然有望!

教师的培训、读书与发展

教师的培训、读书与发展


1226上午,应省教育报刊社丁昌桂先生的邀请,去南京市白下区教育局,就该局2012年教师队伍建设工作的行动计划做一点研讨,提一点建议。实际上,从我中心自身工作的角度,我倒觉得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调研机会。整个活动是在十分轻松随意的氛围中进行的,很顺利,很圆满。我特别感到,该局的年度培训方案如果真正实施到位,管理到位,给该区教师带来的实惠将是莫大的,对该区教育的未来的影响将是莫大的。当然,问题的关键是,发达地区、城市中教师的发展是一个颇为费心劳神的事儿。发展的意愿不强烈,发展的原动力不足,发展的方向感不明确,几乎是一个普遍的存在。这都是教育行政部门和教师培训机构需要着力加以解决的问题。


在交流中,该局庞局长的一番话让我十分震撼。他说到白下区所辖的南京五中五八届某一班级毕业生中,涌现出了像沙叶新、速泰熙等一系列文学艺术文化名人,还有一位院士。这一班级的同学迄今为止仍然保持着十分紧密的联系。他们说,一辈子他们都是一个班的同学。最近教育局开相关的座谈会,邀请到他们中的几位,他们都十分感激当年的教育,感激当年的他们的班主任。当问及他们当年的学习状态时,他们兴奋不已,侃侃而谈。他们说,当时,他们上学,没有多少作业,主要就是读书,读各种各样的书;现在的学生啊,主要就是作业,基本上就是不读书。


其言异常直白,但是说破的是一个真理。这种局面我们如何来破解?什么时候能够破解?我经常说,今天的中国教育,应该说是“后应试时代”,很多人觉得我太过乐观。现在想想还真是心里没底了。为什么没底?是因为我最近与很多老师交流,发现,专家所说的“中国最应该读书的那一群人,就最不读书”这句话,尽管言重,但大抵又是不很错的。


学生读书还是不读书,矫正、引导使之改变十分容易,但如果我们的老师和校长不读书,先是没有时间读书,后来逐渐不愿意读书,那又能如何呢?


要分数,还是要文化?要现实,还是要未来?有人说,能否既要分数又要文化、既要现实又要未来呢?二者得兼,当然是上上之策;二者不可得兼,我们怎么办呢?


连自己都不愿意读书的人,还能去培养孩子读书的习惯,引领孩子读书的正途,与孩子共享读书的快乐和收获吗?


于是我想,教师队伍建设,除了其他方面的培训、动员、改变外,千方百计地调动教师读书的热情,让老师们对书籍“虽很难至、心向往之、至则忘我”,可能是重要的内容目标。


但是很多老师也告诉我,我们真的没有时间读书。现实的教学管理模式、评价方式,数字化、技术性,已经十分缺了人性化。应对琐碎和繁杂,应对考核和检查,应对程序和表册,已经叫人焦头烂额。许多老师包括语老师告诉我,读书,读喜欢的文学和文化,在我们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儿。


于是,我就想到另一个问题,要求教师接受各类培训,要求教师读书和发展,为老师减负和减压,也是与培训本身几乎同样重要的事儿。这倒是一个系统的一揽子工程。


教师队伍建设,教师素质提升,真的十分重要。我总是说,没有教师发展,就没有教育发展。美国教育部一位官员在接待我国教育部官员时,当听说中国的课改及其理论基础后,很诚恳地说:你们说的理论我们上个世纪就已实验过,不成功,希望你们不要走我们的弯路;我们的体会是,一切的一切,还是提高教师的素质。教师素质提高了,教育问题教学问题的解决就容易了。


也是前两天,在江苏的无锡,听过一位区教育局长说过一段话,很有感触。他说,一个喜欢读书的老师,他上的课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一个不读书的老师,他的课,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倒是很值得咀嚼回味。


绝对的优秀者,往往几乎是在褊狭的缝隙中,以常人十分难能的韧性,在书中获得一丝丝光明,日积月累,进而终有一日成就了太阳的光辉。

中国教师最需要什么又如何培养?

这是接受《江苏教育报》记者于国宁采访时的一段话,表达了我对教师发展的一些理解。


                               中国教师最需要什么又如何培养?


记者:一名骨干教师想要成长为一名名师,除了学科教学水平、教育理念提升外,还需要哪些素质?我们现在的培养,欠缺的是哪方面?下一阶段如何解决?


严华银: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年轻时候,刚出来做教师,尤其欣赏一个教师的业务能力,总觉得老师就应该才华横溢。但是等几十年教师做过,才发现,在才华之外,还有更为重要的东西。记得2010年暑期,率专家团赴南通“送培”,趁便造访狼山,在广教寺内,一位年轻的主持对教育的理解让我十分震撼,他说,教育实际很简单,就是大爱心。是啊,这样的道理我们又有多少老师懂得并且真正具备了呢?中国教育的几乎所有的问题似乎都可以从这一点上找到症结找到答案。我越来越觉得,对于教师发展而言,就现实看,重要的不是或者不仅仅是“专业”,而是或者说而且是人文素养。我们诚然缺乏近现代以来如叶圣陶一类的学者、作家型教师,我们也缺乏像陶行知那样敢于身体力行的教育实践家,但是我们最为紧缺的是那种具有人文情怀、奉献精神、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真的“师范”。狭窄、隔膜、迂腐、浮躁、忙乱、冷漠、逐利,在我们不少老师身上或多或少的存在并显现。


尽管很多人知道这样的问题,但我们在各级各类培训中,不少忽视了这些内容和主题的设计和安排;即使有了这样的主题,但我们教育、培训的方式仍然显得落后。师德报告团、优秀者的现身说法、领导的指令、学理的阐述,现在看来各有其用,但说教的成分总是影响了培训的效果。在2011年的江苏省级各类培训项目中,我们普遍增加了人文素养提升和师德教育的内容,从各基地院校项目策划和实施的情况看,普遍效果不错。各家主要采取围绕人文素养问题的知识讲座、教师精神内核剖解,正反案例研讨,热点问题分析等来实施教学、互动研讨。在培训过程中,学员就现实中自己司空见惯的问题进行平等的对话交流,实在的解疑释难,觉得好学、好懂,觉得出得口,入得心。


看来,好的内容还需要好的形式。当我们总是要求老师课堂教学中放手学生自主学习时,我们不要忘了老师的学习研修更需要积极的参与和投入,否则即使是美味大餐也会倒了人的胃口。


 

自读引领、内容确定与教师的语文素养

久违同仁,因为暑期的忙乱,非常抱歉!将回复一语文朋友的短函加上,算是暑后的“开学见面”!


                                         自读引领、内容确定与教师的语文素养


 顾老师:


您好!


在宜兴开会,读到来信,很高兴;就语文教育的有关问题进行讨论,很开心。


现就你提出的有关问题谈谈想法。第一个问题是关于老师如何引领指导学生自读的。老师在学生自读时提出相关要求布置自读题,这是通常的做法,也是科学的方法。因为对于一般学生而言,按照阅读规律,明确方向和思路,自然有助于学生阅读能力的较快的提高。老师的教学就是要针对其阅读中的问题进行对症下药的指导。假如说这有着“牵引”的嫌疑,我以为,在学生学习的起步阶段,这样的牵引是必要的,恰恰是学生语文能力提升的必由之路。


当然,待学生的阅读能力达到了一定的层次以后,可能这样的布置和要求就可以逐渐淡化甚至取消了。


至于学生在阅读中能否提出问题,这是跟老师的教学策略有关系的。哪怕语文水平再低的学生,再低的阅读水平,假以时日,给以方法,总是可以提出自己的疑惑或问题的,只是层次有高低之别罢了。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当前热门话题“教学内容的确定性”问题。我个人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但要解决这一问题又是很困难。你认为这一问题的解决与“新课标、文本、学生”等因素相关,我觉得应该是不错的。问题的关键是,在这些因素及其关系的理解上,从来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因此,不能仅仅通过某些简单的技术性措施就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说到底,这是与教学者的综合素质极有关联的。优秀的老师面对再多复杂的文本,总是能够三下五除二找到要点和关键,明确目标和方向。自己如何学语文的,自己如何读懂这篇文章的,这篇文章对学习者的语文能力提升哪些方面最有用,只有感同身受了,才能推己及人。这就需要我们每一个语文老师不断地较快地提升自己的语文素养。


一句话,可以这么说,上述两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语文教师自身的素质。不久前,参加某省中学生作文竞赛的命题,现场的一位经常参加该省高考语文命题并阅卷指导专家的大学教授痛感当前语文教师学科素养提升的重要。他披露,在今年的语文高考阅卷中,阅卷专家组成员培训阅卷老师——实际都是本省高中语文教学的骨干力量——时,令所有阅卷者当堂完成今年的高考作文。作文收交上来,专家组老师阅毕,心惊肉跳,这哪里像高中老师写出来的作文?不少比学生还差之甚远。让人大跌眼镜,甚至不敢声张。当然,据说,此一举措,也吓坏了那些老师,很多人说,早知有这一招,打死我也不来!据预测,如果明年还有可能沿用此招,愿意上钩食钓的将会大为减少。这一现象是不是现实重点普遍存在呢?据我个人的观察,中国教师中的优秀者绝对多数,但也有少数,令人难堪,不敢外言。少量语文教科研人员在自己的“辖区”地盘,出口必称“在这里,我就是专家;不听我的,又能听谁的”;少量的语文教师早已沦落为“三本书”——一本教材、一本教学参考书、一本教辅——老师,上课前不备课、不读原文的,也是屡见不鲜。这已经不是语文素养问题,有些早已是师德修养问题。


语文教师的语文素养存在问题,这可能是当下今天中国语文教学问题众多以及面对众多问题却一时很难找到应对策略的原因之所在。


 


 

语文教师的“人文”素养很重要

前几天,在某省教育报读到一篇文章,是一位语文同仁写的,对中学里学生称谓老师方式的变化表示不解并进行了比较有理据的分析。文章说的不错:不少中学里学生对语文老师不称“某(姓氏)”老师,也不言“某(名)”老师,专称“语文老师”。也就是说,如果这个方式蔚成风气,咱偌大中国的所有的语文老师就一个称谓了。这当然是一大奇观。这位老师所言与为几年前在苏南某市一所重点高中所见的情况相类。当时 我们中心受该校委托,协助他们做一个以“专业引领”为重点的校本研修活动,现场请几门学科的特级教师上课或评课。为全程参与了语文学科的活动。语文学科是请一位外地特级教师与本校老师同教一篇课文,我们都称之为“同课异构”了。实际这个提法也是人云亦云,同课显见,“异构”实在常常是很难说的了。此话按下。只说当我走进现场,同学们也开始纷纷进班入座,我身边坐着四位女同学。我就问,这节课上课老师是谁呀?是不是你们的老师啊?学生说,是呀。我说,他姓什么?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说得出来。我就说,老师教你们多长时间了?他们说两个多月吧。我一想是的。高一新生,第一学期期中考试刚过。但是这么长时间,哪有连主要学科而且是母语学科的姓氏都说不出来的呢?我就问,这个老师的教学怎么样?你们满意吗?她们说,还行嘛!那你们怎么连老师的姓名都说不出来呢?同学们表现得十分尴尬。这件事让我很是惆怅,那一节课也没有听得很明白,当然一心不能两用,这件事也没能想明白。


这位老师的这篇文章引发我许多的思考。该老师文章中对学生称谓老师的方式基本持有的是批判和否定态度,道理讲得也是清楚和成立的,但是他更多的从是从学生尊敬老师这一面去说的,尽管合理但还是略显绝对和片面。因为任何涉及双方——对立或者合作的双方的问题的发生都必须从双方去寻找原因,进而寻觅诊治的良方。


我个人的理解,此一矛盾的主要方面可能是在我们教育者和教育的一方。涉及到语文学科教育那就是语文教育和语文教师的问题,应该是不容回避的主要方面。语文老师在语文教育教学的过程中语文水准、语文素养的高低,对母语以及母语教育的热爱程度,在应试背景下,尊重教学规律、关爱学生的程度,与学生交流交往的艺术、真诚、信用的“等级”等方面,在这一问题上,都有着相当的影响,有时可能是十分重要的影响。这是我们语文人都不能不慎的。


该文的作者说,好在中学没有动物学科,假如有,岂不是要出现“动物老师”的称谓,实际上,“动物”学科过去就有,如今的“生物”不就包括了“动物”,“生物老师”的称谓哪里就比“动物老师”好到哪里去!关键是,我们所有的老师尤其是语文老师如何多一些人文关怀,多一些师德影响,多一些人格魅力的辐射!如此,我们的教育包括我们的老师方才可以总是远离“动物”!这当然主要指的是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