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艺、人文、个性——现实教师发展的三重境界


技艺·人文·个性


——现实教师发展的三重境界


旧时的人们对教师似乎有着宗教般的尊崇。这是幼时的我从曾经做过私塾先生的祖父身上感受到的。当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顽童时,总觉得祖父是地方上的“神人”。 大小“官吏”对他敬畏有加,邻里乡亲对我们一家人甚为友善。每遇大事小情,总见干部和乡邻来向他请教咨询,其态度之谦和诚恳,让人动容。印象最深的,祖父当年的一位学生,其时已是县城里某家银行“领导”的“大高个儿”,每来我家,总是毕恭毕敬站他身边,几乎是唯唯诺诺,不敢有一句高言。做老师真“牛”!懵懂的我,突然萌生了长大了做教师的念头。


梦想成真,教师是做成了,而且这一做就是几十年。匆匆忙忙走过,却分明感到很少享受过祖父当年的“待遇”。尤其是这许多年来,尽管教师的压力越来越大,工作越来越辛苦,但其地位和威信似乎是每况愈下。当年我们把“灵魂工程师”的口号喊得山响,谁曾想转眼间“教师”几乎就“混同”于一份拿着工资生产产品——生产分数、造就应考机器的普通职业。


我常想,在这个世界上,受人崇拜和尊敬的,一定是这样一种人:当你有所需要时,他能及时地给予提供和满足;当你懵懂和无知时,他给你方向的指点和引领。后者也是一种满足,但它满足的是一种潜在的深层次的需要,是一种精神和价值层面的需要,也是人生最为本质的需要。今天的教育,今天的学校,今天的教师,是不是在这一点上萎缩、“侏儒”了呢?教育、学校和教师之地位之“沉降”,是不是于此有关呢?


教育问题、学校问题,实质上是教师问题;教师问题,其发展的关键又是什么呢?我以为,在今天,集中指向在技艺、人文、个性三方面。


提升技艺。在今天,你会经常听到很年轻的老师侃侃夸言其教学的艺术;而很多老教师却常常很难为情地声言我越来越不会上课。在教育领域,在教师进步和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很多人总是轻忽教学的技能,推崇教育的艺术。认为教学的技能不过是“匠人”的“术”和“法”而已,哪有“艺”和“道”来得高尚和典雅。正因为如此,师范院校的教学法总是流于“理念”和“思想”,专家学者的所谓指导也常常“给力”在宏观和中观,大多难以落实到课程实施和课堂教学的层面。实际是,当前课改的问题主要是课堂问题,课堂问题更多表现为教学环节和细节问题,这些问题多数是操作的技艺问题。这些教育教学最为基础的东西不能解决却又好高骛远夸谈所谓教学艺术,这成为现实教育的一道“景观”!实际上,任何优秀的教学理念都是需要扎实的教学技能予以支持和落实,任何教学艺术都是在教学技能的基础上形成的。而且教学的基本技能也恰恰是教师专业的特征之所在。由此而论,夸谈教学艺术的不一定是阳春白雪,精通技术的一定不是下里巴人。把握教学基本的规律,模仿名师的教学经验,学习、揣摩、实践、反思,便可以逐渐地由技而艺,进而近乎道矣!


修炼人文。有人说,教师问题在今天还不是教学能力和素养问题,关键是师德和人文素养问题。是的,爱心和善良、尊重和公平、良知和敬畏、求真和诚信,这些古来为师者之遗风余韵,似乎越来越成为空谷传响。教师地位之沉降,这是主因。修炼人文素养,需要阅读,汲取古今中外人文知识的精髓,研习人文著作的经典;需要引领,教师英雄事迹的感化,学校团队的制度约束,优秀学校文化的熏染;需要内修,像曾子那样“日三省吾身”虽不很必要,但常常冷静、理性、真诚地自问、自责、“反求诸己”,瞄准高的标格比照、修正、不断攀升;如此我们就可以由他律而自律,从精神的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于是,当我们在平时的教学活动中,当我们走进


发展个性。现实学校管理的行政化倾向,对课改理念的有意或无意的误读,由应试衍生的非理性教学行为,使得很多学校千校一面:管理、发展一种模式,教育教学一个模板。这也许于学生学科分数、学校整体教学“质量”的提升不无帮助,但是对孩子个性和创造性的损害又是再明显不过的。改变的路径之一,这就需要教师教学个性的培育和张扬。教师个性的形成首先需要教师个体的自觉,挖掘并分析自己思维的习惯和特质,发现并梳理自己教学的亮点和特色,并进而在整个教学活动中慢慢滋养和培育,努力发展使之形成个性和风格。教师个性的成长还需要学校管理者的宽容,包容,保护,培养,而这极需要管理者的宽胸襟、高眼界和大智慧。我以为富于个性的教育教学才可以称之为艺术。富于个性的教师才是最优秀的教师,这样的教师才有思想和精神,才能激发人创造和前行,才能引领先进文化发展的方向。


三重境界是借用的王国维的说法,又是针对现实中国的发展现实和存在问题的有感而发,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规律性的东西。不完全具备阶梯和逻辑的关联。而且这三者的发展关系也不是排斥的,应该是并行不悖的,应该是可以有所交叉的。而实际上,任一教师如果在其中的某一方面有所发展,应该就算是教师中的佼佼者了,我想。


 


 

教师发展与“教育优先发展”

当前的课改推进,有很多成绩,也遇到不少问题,比如课改理念的落实问题,课程和教材实施问题,比如教学设计和课堂效率问题,等等。这些问题,集中起来还是教师问题。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中郑重提出“优先发展教育,建设人力资源强国”,并明确要求“加强教师队伍建设”。我以为,优先发展教育,必须优先发展教师。


教师优先发展,如今最值得关注的是如下三点:


教师发展是学校管理者的第一职责。


江苏教育发展到今天,学校硬件建设已经不是主要矛盾,即使是现代化办公和教学设备的配置,苏南苏北也差距不是很大。问题主要在教师队伍。笔者在苏北某地调研,发现有些乡镇初中,专科以上层次的老师就已相当稀罕,要求这样的学校确保质量无虞何其困难。当我们高喊“以人为本”、以学生的发展为本,无论如何都不可忘了教师发展的基础地位和前提作用。试想,哪一项教育教学改革的精神和举措不需要老师通过课堂来进行,来落实?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和战略考虑,从今年开始,教育部雷厉风行,遵从温家宝总理的指示,逐步恢复师范教育的免费制度,卓有见识的领导和专家也都旗帜鲜明地提出教育行政部门应成为教师发展部(局),甚至有专家提出,不抓教师发展的教育局长不是好局长,不重视教师发展的校长不是好校长。虽不免言辞激烈,但却也道破了此一工作的战略意义。如何确保这样的职责的落实,我以为关键有二:一是计划制定。一个区域、一个学校的发展层次、发展目标、实施战略尤其是行动纲领要十分明晰。二是经费保证。少造点楼、低待点客、多争取点支持,相关规定落实到位,教师发展的问题就会逐步、较好地解决。三是抓实校本教研。传统的教研组、备课组活动要提升层次,卓有成效的拜师结对方式要注入活力,要充分调动和广泛吸纳校内外专家的智慧,使校本研训工作有声有色地开展起来。


激发内驱是教师发展的关键。


没有教师自身的清醒和自觉,教师发展自然是一句空话。相关理论指出:教师专业发展的关键在教师实践性知识的不断提升,而其实践性知识的提升只能通过自身实践的日积月累并对自身实践的反思获得。但在现实背景下,在庞大的应试泥淖中,在与学生负担几乎同步同时增长的重压下,简单地要求教师生发追求发展和卓越的那样一种自觉,对于个别则可,对于全体则是奢求。这就需要教育管理者做好积极的引导和激发工作。一是通过学校发展共同愿景、共同教育价值观和教育哲学的营构,引领教师逐渐形成学习型组织。只有在团队发展目标的引领和集体“场域”的强力作用下,教师才可能进一步明确自己正确的发展方向和切实的目标定位,教师有关发展的努力才可能积极、渐进并真正可持续。二是在积极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的同时,运用科学的评价机制,有力调控并切实减轻教师从生理到心理的压力。三是在专家的引领和指导下,为每一位教师制定专业成长和发展的规划。规划应具体而明确,量化而可控。四是设计符合教师工作特别是关于“人的发展”工作特点的激励措施。措施应更多体现综合性和过程性,力求科学而又人性化。如此,主、客观联动,内、外因协调,每一位教师自我提高的意识必然被唤醒,自主发展的动力必然会逐渐增强,从而达成稳定、和谐、持续和高效优质的发展。


反思实践应成为教师生活和工作的常态。


如今再提反思,不少老师已经表现出厌倦。个别学校管理者不知听信了什么天方夜谈式的鼓吹,以为写反思日记是教师成长的唯一途径,硬性规定所有教师每日应该写出多少字的反思日记,每节课后都得写下一定量的教学随笔,还要求上缴有关部门备查。不少老师痛苦不堪。实际上,反思就是一种对自己已然完成的教学行为的回顾和思考,主要是总结发现刚刚进行的教学行为的得失成败,追寻其前因后果,深入研究扬长避短的路径和措施。只要是一位热爱教育、富于责任心并有心发展的教师,几乎一直在有意无意、自觉不自觉地在进行着这样的“反思”。今天的课上完,学生很满意,老师走出课堂的脚步会异常轻快,在这样的愉悦中,他会思索今天课堂成功的原因;到了办公室,也许答案已经找到,并且他还会笑对自己说,下一次的课我还得如此做并做得更好。我想假如有这样一位有心的老师,一个学期或者一年能够把自己某一次完整而有深度反思过程,加以认真的梳理和细致的描述,写成文字,发表出来,一年一篇,一年一步,年年进步,他就绝对可以逐渐成为一个优秀教师;假如有十年之功的积累,他参加什么样的评审不能达标呢?


管理者的高度重视、外在推动和主体自觉合力而形成的内驱、实践后的有心而切近的反思,必将使教师的专业发展成为必然。而一旦教师发展被真正置于优先地位,并且成为一种常态,发展到一定层次,课程改革、素质教育和整个基础教育必然迎来更加灿烂的春天;如此,教育的“优先”发展特别是优质发展,就水到渠成、势所必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