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美感”与“效率”并重的课堂

追求“美感”与“效率”并重的课堂


 


在全面比拼质量的“呼啸”和“喧嚣”声中,也是在全体比赛“有效”和“高效”的热浪和高潮中,尽管有素质教育的大旗高高飘扬,尽管有课程改革的招牌一路挡驾,我国不少区域的课堂教学几乎成了堆积信息的仓库,训练知识能力的舞台,生产分数成绩的流水线。学生普遍不喜欢课堂,并因为不喜欢课堂进而不喜欢教师、学校和教育,早已是众所皆知的事实。有人说,假如没有未来生存的诸多不确定因素,假如没有家长的威逼,或者假如没有义务教育法,假如我们给孩子选择上学或者不上学的自由,我们今天还有多少孩子心甘情愿、换欢天喜地、自己选择来到学校接受教育。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片面的效率观导致现实课堂难以为继


我以为,问题的症结,课堂存在问题或者说严重问题是毋庸回避的事实。


对于教育、学校和学生的学习而言,课堂有着无以比拟的重要。因为学校教育的主阵地在课堂,没有课堂教学,学校也就失去了意义;老师的才干实现、教育教学的价值体现,就是在课堂,没有课堂,教师又如何面对学生,又如何实施教学进而教育。


问题的症结究竟在哪儿呢?下列几个方面值得我们重视。


一是课堂的功利性色彩越来越浓厚。近许多年来,应试的“雾霾”在基础教育的所有学校几乎“横扫千军如卷席”,所当无不披靡,几可以说,普天学校,莫非应试,所有学科,莫非分数。尽管不少学校假以“宏大叙事”的所谓教育价值,而实际所实行的还是“分数至上”的“实用哲学”。于是课堂上,非与应试相关的内容不讲,跟竞争分数有距离的莫谈。在不少学校,有些优秀老师甚至创造了一种课堂教学的绝招:几乎所有的知识点、能力单元的教学,都会跟权威的考试试题挂钩。有时,知识能力要点的简单解说之后,立即联系“试题”;有时,单刀直入,直接出示几道试题并特别标明考试级别和时间,然后才进入正题,进入知识能力点的教学。你看很多公开教学中,老师习惯的话语是,请大家注意,这可是各地考题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内容和形式,大家无论如何不能掉以轻心。可以想象,如果是平时的课堂教学,这样的表达不知要以什么样的形态和频次出现呢?几乎所有的学生在这样一种教学模式和语境下“熏陶渐染”,几乎“分”欲熏天。把分数作为唯一的追求,会给学生身心带来怎样的影响,应该不言而喻的,这样的学习这样的课堂要学生喜欢是不可想象的。心理学所谓“审美疲劳”,连“审美”时间长了,都会产生“疲劳”,何况周而复始、年复一年的面对这样比较枯燥的“知识”和知识的“训练”呢?


课堂的机械化特点越来越明显。指向单一的分数应试的课堂,久而久之,肯定会因为内容和形式的单调而导致格式化、机械化和几乎完全固化的“套路”。比如目标控制、小组学习、训练“主体”等几乎约定俗成的课堂要素,早已在师生教学的过程中形成“共识”和“默契”,而多媒体的出现便更加助长和固化了这样一种格局。最近几年尤为风行的被很多人奉为课堂教学“圣旨”的“三维目标”,像金箍巨棒,牢牢控制着几乎所有的课堂——从设计到教学再到评价,看上去似乎很美,做起来似乎很全,评价时似乎也颇能够头头是道,殊不知各学科老师具体的教学中的“甘苦”,究竟有多少人知道。设计教学时“三维”中的第三维“情感、态度、价值观”的“构思”和“玄想”所费的周折暂且不论,教学时弘扬“思想”“政治”的曲终必奏的“高潮”无法不叫教师和学生异常苦痛,关键是这样一种被安排被控制的“模式化”教学日复一日的机械操作,即便是“师圣”也会感到难以忍耐和坚持,可以想象学生作为永远的受众又是多么艰难,需要多少无比强大的内心力量。这其中还不排除被逼着“表态”时心灵深处所遭受的煎熬。


因为如此,当年华师大著名教授叶澜曾经呼唤的“让课堂迸发出生命活力”当然早已成为一潭泡影。很多年前,我们还用“戴着镣铐跳舞”来描述应试初叶教学中现实与理想之间的“缠夹”“胶着”的状态,现在则赤裸裸,清一色,连半点“舞”的影子也找不到了。课堂中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自由、生动、舒展的“精气神”几乎荡然无存。


 


优秀课堂应该“效、美”并重


而课堂应该是什么样态的?我们的学生又喜欢什么样的课堂?我们的学校和教师又应该呈现给学生什么样的课堂?即使在今天这样的几乎无法回避的应试背景条件下,我们的课堂又可以提供给孩子哪些东西?


显然,课堂作为孩子获取知识、培养能力和素养的场所,没有效率效益的概念肯定是不行的。没有效率和效益的追求,各学科的知识、能力和素养的获得“又怎么能够呢?所以,近许多年来,我们广大学校和教师所孜孜追求的课堂“有效”是极有意义和价值的。


但是,仅仅只有效率的追求是不是课堂的全部呢?


当我们把学习看成是一个人一生中必经的“为未来奠基”的艰难困苦的阶段全部使命和任务的时候,上述的理解和观点显然是正确的。但当我们发现了这样的“奠基”阶段的几乎无限漫长,甚至占了整个人生的五分之一甚或四分之一时长的时候,你会发现,要求一个孩子用20年甚或更长的时间去“奠基”一个也许还看不到的预期未来时,你是否还会信心满满地这样来设计和定位他们的学习生涯?因为这样的思考,我觉得我们应该重新认识和解读“学生”这样概念和人群。他们不应该仅仅理解是“在学校学习的人”,而坚决应该是“在学校学习和生活的人”。不仅学习,而且生活,这样一段岁月,也是活色生香的整个生命的一个阶段,可能有侧重,侧重在“学习”,就好像成人之后侧重在“工作”,却可以有爱好、有另外的追求、有家人天伦之乐的温馨一样,绝不意味着一定要为一个什么“未来”完全牺牲掉眼前每一天的生活、生命的享受和对于美好世界的感悟。基于这样的学生观、学习观,假如体现于课堂,可能就要求课堂在“效率”的追求之外,给予学生“真”的影响,“善”的熏染,“美”的陶冶。我以为,这其中,“美感”的呈现和追求应该是统领、关键。尤其在现实应试炽热、分数唯一的背景下,显得至为重要。


今年11月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可说是未来中国发展的“顶层设计”,其中对于基础教育的课程设置做出了十分具体的“指令”:“改进美育教学,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我以为,挖掘各学科课程的美育因素,既是提升学生审美素养的“必要”,又是改善现实课堂的良方。


 


建设富于美感的课堂


什么是“美感”?当人感觉到能够满足自己主观需求的客观事物的存在时,客观事物的形态特征使人产生的快乐感觉,是美感。就具体的教学而言,以传授各学科知识、培养能力和素养为主要目标的课堂,我们就是要要努力挖掘学科知、能力点中的“美感因素”、精心设计富于“美感”的教学环节,致力追求“美感”和“效率”的共同实现。


一是努力构思并呈现知识本身的美。知识是刻板的,静态的知识是干瘪、枯燥的,但知识本身又从来不缺“美”,这是毋庸置疑的。但现实教学中,老师受功利教育和片面“效率观”的深度影响,往往“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很少人潜下心来,沉思默想教学知识内在的美,知识之间联系的“美”。同样一个知识点的教学,目标指向考试和分数,索然寡味是一种教学;如果贯穿以“美感”,渗透着“美育”,比如语文教学中的字形呈现、词语推敲,几何教学中图形的“姿态描述”,地理教学中的“山水想象”,等等,那课堂的趣味和情调还会一样吗?


二是努力设计并展示教学的过程和方法之美,努力让孩子表现其学习活动之美、思维之美、才华显示之美。任何课堂都是有“过程”的,问题是单单追求结果的教学一般总会忽略“过程”的节奏,忽略“过程”中方法的选择。让学生多思考、多感受、多体会,让学生始终在独立学习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的观点,尊重每一个孩子自主的发现,并让他们在合适的平台上放胆“发声”,又在老师的引领下、点拨下,形成优异的思维品质,这可以说不仅是“效率”问题,更是“美感”问题。现实很多课堂,老师提出问题,小组“合作”解决问题,全班一起交流问题。看似热闹,看似有了问题的“答案”,殊不知有多少孩子真的的独立地“学习”过,“思维”过,有几个孩子感受到学习和思维的过程,感受到独立、自由思想的紧张和快乐?很多时候,很多课堂真的就是分秒必争,直奔主题,几乎无什么“过程”可言。


以平面几何为例。三角形的全等一节,如何让学生准确理解和掌握两个三角学全等的基本条件“两边夹一角对应相等”呢?简单的办法就是记住条件,掌握证明的格式就可以了。假如我们以“一角对应相等”作为前提,仔细推导“两边”的可能的情形,让学生在认真的比较之后,顺理成章的发现“两边对应相等”的必要性,从而认识到这些条件的设定的“原理”之所在,这种思维过程之美,这种美感作用下的知识掌握之心理愉悦,对于学生的学习有多么重要!


三是努力表现老师教学的语言之美。如今的师范院校已经大大淡化了教师教学基本功的学习和训练,各级各类教师培训中也不大关顾教师教学语言问题。实际上,教师之所以称之为“师”,就因为其“教”的功夫。而教的功夫第一重要的便是“讲”功。现实教学中,受某些“主义”之影响,老师的“讲”的权利被严重剥夺,所以就更少人言及教师“表达”的能力了。但我固以为,没有老师的“讲”,课堂就不成其为课堂,关键看老师“讲”的是什么,怎样“讲”。讲必讲的知识,讲重要的背景,讲重要的方法,讲学生费力劳神仍然理不清的思路,且注重引导,注重启发,注重思维的激励,这样的讲又有什么不好呢?“讲”是老师的看家本领,不会讲的老师绝不是好老师。


老师的表达涉及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音色、音质、音量和表达的节奏把握,这是专门的技术,有些还是属于与生俱来的“天神丽质”,可能在今天关注它是过高要求,但实际这样的“美声”,对于总是在课堂中的“享受者”,对于他们的生活质量的影响也是很大的。二是课堂语言的技术和艺术,这特别需要引起重视。这一点需要学习行政官员的“行政讲话”,反复斟酌,几经修改,力求字字珠玑,疏而不漏。我们虽也有教学设计,但教学设计只是落点在课堂教学的“程序”安排,内容指向,除了比较重要的公开教学,几乎极少有“课堂教学语言”的设计的。我觉得这一问题的被重视,可能对于课堂生态的改善将会意义非同一般。


四是努力呈现课堂教学过程中老师的姿态和人性之美、道德和人文之美。最通俗的说法,最美不过人的心灵。古人有言,“亲其师而信其道”,乃至理也。师之大美大爱,可以弥补水平经验之不足。这在汹汹的市场大潮的冲击面前,在师德师风遭遇严重挑战的今天,显得尤为重要。如今若要重振课堂之“雄风”,有赖于此。


课堂有了美感,就自然会给学生带来美感享受,就会给他们身心愉悦,就会使他们产生欣赏之意,而这种欣赏乃至鉴赏,除了是一种美学意义上的情趣和情境乃至能力外,更是一种心灵的沐浴和淘洗,更是一种心理的放松和畅达,在紧张的知识记忆、能力训练和素质养成过程中,这种情趣、能力,这种淘洗和畅达,无疑使课堂生活中一缕缕鲜活无比的阳光。